一个转身便不见 作品

第三百六十六章 取画

    我内心正感叹着这鬼老道不简单,它又絮叨了一阵,催促我道:“小友,你赶紧取画吧。”

    我点头同意,却没着急动手:“那女鬼为什么把你囚禁在这画中?”

    鬼老道眼珠子一转,含含糊糊地糊弄一句:“因为它是魔头,这么做能满足它失常的心理。”

    说到这,它似乎怕我继续追问,转移了话题:“小友,你不是要救你的朋友吗?事不宜迟啊。”

    这话一下戳中了我的痛点,我立马闭了嘴,伸手姜画从墙上摘下,卷了起来。

    在卷画时,我发现这幅画的背面竟然还有几行小字。

    “你视道术大如天,一去修仙妄成仙,舍我清名辱道士,看它有仙是无仙。”

    这是一首打油诗。

    从字面意思看,前两句,是的说一个人热衷于修仙,希望一朝得道成仙。后面两句更好理解,明摆着写的就是这大殿中的一切。

    看来写下这首打油诗的人跟那一心求道之人杠上了,非得辱没道士清誉,以此证明这世上到底有没有神仙。

    难道是那个女魔头?

    也就是那个石像女人?

    它所做的这一切,意思很明显,我都这样羞辱道家祖师爷了,如果真的有修成仙人的道士,他们总该来收拾我了吧?

    我把画卷好夹在胳肢窝底下,问鬼老道:“前辈,这石像所雕刻的女人,是否就是那女魔头?”

    “是啊,她就是个恬不知耻的女人。”

    它居然称女魔头为恬不知耻的女人!

    看样子它们应该很熟。

    不然,它又会如此了解?

    我再问:“前辈跟那女魔头是什么关系?”

    鬼老道听到这问题一怔,随即连连摆手:“我跟它一点关系都没有……没有。你就别问了,快走吧,快走……”

    这是怎么了?

    我能看出它的不耐烦。

    不仅如此,它撂下这一句,抬腿就往大殿内跑。

    我愈发肯定,它一定跟那女魔头有关系,只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不想道于外人。

    我紧跟着它,五爪金龙和麒麟转了一圈后,也跟了过来。

    “这魔头确实过分,竟敢如此羞辱一众道祖。照眼前光景看,这里不应该叫鬼窟,而是应该叫合欢殿,你瞧瞧,啧啧……”

    五爪金龙这货好话说不过三句,前两句听上去还挺正常,后面那句直接又下了道。

    只是它这话传到鬼老道耳中,明显使的鬼老道全身一震。

    虽然它一直没回头,但我猜得到,它此时的脸色一定极不好看。

    麒麟适时化解了鬼老道的尴尬:“我说那道士,被抓的人都关在什么地方?那魔头在哪?整个大殿我们都转遍了,这里除了石像,根本没别的。”

    鬼老道指着不远墙壁上的一幅画说道:“这大殿之中一共有六幅画,你们先帮我取了,我带你们去救人。”

    这是跟我们提起了条件?

    “咱们不能先去救人吗?”我有些不情愿。

    毕竟这里情况未明,多待一分钟,李迪就多一分危险。

    鬼老道背着我们摇头,缓缓说道:“救人的地方距离魔头的居所很近,如果惊扰了它,这画就拿不成了,所以必须要先取画。”

    你这私心也太明显了吧?

    可我们却偏偏没有办法。

    五爪金龙和麒麟都没能找到人关在哪,我更不可能找得到,我们还得仰仗它……

    这老家伙,还真会……

    六幅画均匀分挂在大殿的墙壁上,每幅画的内容都大致相同,都是修仙图,都有一个浓墨重彩,以后背示人的鬼老道……

    这点可以理解。

    身为道士,哪个愿意看到大殿内这淫秽的一幕?

    可是,这是令每个道士都会产生羞愧之心的场景,为何这鬼老道会说自己无颜见人?

    这老家伙还对我们隐瞒了多少事?

    我将六幅画全部取了下来,算上先前取下的那一幅,已经七幅了。

    还有一幅。

    鬼老道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喜色,满意的冲我点头:“咱们进去吧。”

    说着,它首当其冲,带我们走到了大殿的尽头。

    “这里有魔头布下的法阵,所以你们才会找不到入口,接下来你们跟紧我,看清我的步伐,千万别走错了。”

    “你说那个魔头会布阵?”麒麟蹙眉,“难道它生前是个女道士?”

    鬼老道摇摇头否定:“它恨不得将全天下的道士都抽筋剥皮,又怎么会是道士?这法阵想来也是一些邪术妖法罢了。”

    说完,它抬腿迈步。

    不过,它脚下走得很混乱,东行几步,西迈几腿,再前进几步,又后退几脚。

    如此毫无规律,让我们不得不打起十二点精神,生怕走错一步,触发机关。

    短短几米的聚集,我们竟然走了两分多钟。

    待鬼老道停下,我发现,它的面前出现了一道门。

    “到了。”鬼老道指着那门,声音压的极低,表情也变得极不自然,似乎紧张的要死,就好像第一次见公婆的小媳妇,有点手足无措。

    这是怎么个情况?

    我被它这般姿态搞得也跟着紧张起来,不由小声问道:“我们就这样进去吗?”

    没想到鬼老道居然说:“是你自己进去。”

    什么?你这算是过河拆桥吗?

    也不对,就算你不进去,为什么五爪金龙和麒麟也不能跟我进去?

    咱这一行人里,数我最弱,你偏偏让我一个人进去,这事必须问明白。

    没等我开口,鬼老道又开了口:“鬼对生人气机很敏感,你有没有压制阳气的东西?”

    你这就打算把我推进去了?

    “我……”

    我刚要问。

    鬼老道看向五爪金龙和麒麟:“二位灵尊虽然压制了气机,可上古神兽之威太过强大,千年厉鬼神识敏锐,二位进去必定会让其有所察觉,所以还请二位在门外等候。”

    五爪金龙有些不服气:“一个女鬼而已,大不了直接将其灭掉。”

    鬼老道似有不忍:“灵尊认为住在这里的女鬼,还是普通女鬼吗?你又能保证惊扰它后可以全身而退?”

    这话好像也有些道理,女鬼敢紧邻鬼门而居,来此还必须由千变万化的怪物引路,行事又诡谲无比,肯定不是一般的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