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2章 圣女雪音

    居民们纷纷抄起能拿到的所有武器,有的是木棍,有的是扁担,还有的甚至抄着两张板凳,除了老人之外,居然还有女人和孩子!

    看起来,金狐在这一片的名望可是真不低啊!

    众位“叛徒”瞬间慌了神,金海赶忙问道,“现在怎么办?!”

    “你说呢?难道还能把他们全都打退?”

    “那……?”

    “跑啊!”

    林南一声令下,随行众人立刻向着前方的总坛狂奔而去,周围的居民们纷纷举着武器在后面紧追不舍,口中大声喝骂,响彻整个村落!

    这动静闹得可是不小,但越是这样,就显得越真实。

    虽然对方人数众多,但好在都是些老弱妇孺,没有一个是成年男人,再加上这些教徒明显也是训练有素,此时虽然被人追打,显得有些狼狈,但好在那些人根本就撵不上,没多久便被远远的甩在身后。

    不一会儿,他们来到了总坛脚下。

    高高的台阶之上,矗立着一座伟岸的石制城堡,此时靠近了看便觉得更加的宏伟壮阔。

    不过这建筑的实际高度大概还不到半个成年人,在树林中也根本不起眼。

    众人快步跑上台阶,而后面的老弱妇孺们早已追的有些虚脱,此时这个高耸的台阶,更是成了与林南他们之间的一道鸿沟,没一会儿这宽阔的阶梯上便躺满了喘着粗气的居民。

    除了林南外,所有人都狼狈的扎堆在台阶顶端的山门之下,个个面红耳赤。

    这下他们真成了叛徒了。

    这时,山门大开,众人赶忙站起了身。

    就见门内走出三个身穿金色劲服,头戴狐狸面具的人。

    果然是三煞教之中,九尾狐的那一派。

    众人见状,立刻警惕的站起身来,接着那个叛徒捧着木盒,一脸嬉笑的递了上去,“各位仙长,长老交代的任务,小的完成了!”

    “完成了?”为首的狐狸脸明显愣了一下,接着不可置信的打开了木盒。

    只看了一眼,他便万分诧异的后退了一步,继而对身后那两人喝道,“你们快去通知长老!”

    两人齐声应道,“是!”

    接着他们快步向内跑去,留  下的为首之人不可思议的说道,“想不到还真让你办成了?”

    那叛徒嘿嘿的傻笑着,“都是长老给的神器好用,否则小的哪能得手啊?对了,这位仙长,长老真的……会封我做这个新教主吗?”

    他顿了两秒,继而用力的点了点头,“当然!当然……对了,这些人是……?”

    “他们啊……他们都是与我一同向长老投诚的,既然教主都不在了,他们也没必要死撑,对吧?

    我也不忍心看着昔日的兄弟们蒙难,所以就带他们来寻个生路!”

    这话说的,将他表现的像个重情重义的好汉,引来背后众人的一片白眼。

    “好,好。看起来长老真是没看错人!”

    听到这,林南不禁腹诽:那你们这长老的视力可真不怎样。

    没一会儿,那两人又跑了回来,并带回一句:“长老传召!”

    众人互相对视一眼,接着便跟着这个趾高气扬的叛徒走进了总坛。

    这个总坛从外面看像个城堡,但里面却并没有林南想象中的那般错综复杂。

    进了门是一个石廊,尽头处就是一个极广的广场,并且还是露天的。

    整个建筑就像一个……古罗马斗兽场。

    甚至周围一圈也同样是密密麻麻的观众席,这让林南不禁纳闷,这个总坛究竟是干什么用的?

    结合金狐那种不可一世的自恋性格,再加上他最后那败于话多的经历,可以想象这地方似乎是他的……演讲台?

    在林南的想象中,曾经这里的一圈观众席上坐满了教徒,甚至还有那些居民,而硕大的场地中间,金狐一个人站在那里,进行着他那声情并茂的演讲。

    此时当他们进入到边缘处时,就见中间的场地上居然有两个人在决斗。

    不管这里曾经是做什么用的,此刻它就是一个斗兽场。

    然而当他们被引领至此时,却没有直接进入场内,而是被引往四周的观众席。

    林南四下张望着,就发现四周那广大的观众席上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坐着三煞教的那些狐狸脸,另一部分则坐着开明教的教徒们。

    两拨人的中间位置上,坐着两个人,一  个是头戴狐面,身穿金色长老袍的家伙,应该就是那位金狐二世。

    另一人则是一个身穿漆黑长袍的女子,她头戴着一顶黑色的奇特冠冕,前后各垂下两条银色的珠帘,银色的长发与这身漆黑的袍子形成鲜明对比。

    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极具民族特色的……女祭司。

    “那就是圣女,雪音。”

    林南看着这个银发圣女,不禁感到好奇,那金狐是个金毛,生的女儿居然是银发?

    难道是遗传她母亲?

    此时就见这位圣女,双眼目不转睛的盯着场中正在决斗的两人,神情虽然看似淡定,但眼中却泛着盈盈水色,放在双腿之上的雪色玉手紧紧相握,十根青葱般的玉指用力的扣在一起,导致本就白皙的手上压出了一片白印。

    可以看出,她此刻相当的紧张,但似乎并不是担心她自己,而是此时正在场上死战的教徒。

    “嘶……啊!”

    林南正观察着这位圣女,忽然就感到脖子后面一阵刺痛,就像是被一根带着静电的针扎了一下。

    “你干嘛!”林南吃痛的小声问道。

    很显然,这是梦柯搞的鬼。

    就听梦柯没好气的说道,“好看么?”

    “我都没仔细看……”

    这的确是真话,刚刚林南只是注意到了她的神态,余下的关注点也被她那一头银发所吸引,还真没闲工夫去看她的脸。

    片刻后,他反应过来梦柯似乎是……吃醋了。

    呵呵……这个古神呐……

    正准备与她调笑两句,忽然就听圣女那边传来一声惊呼。

    “啊!”

    林南立刻抬头看去,就见她正一手捂在口前,虽看不清她的大部分表情,但从她那双皎洁如月的明眸之中,能看出一股强烈的悲怆。

    先前眼中那盈盈的水色,此刻也化作了两道清流,夺眶而出。

    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场上那位教徒,已然倒在了血泊之中。

    对面那个狐狸脸,此时正手执一柄长刀,刀上鲜血淋漓。

    看样子……开明教的教徒败下了阵来,并且还赔上了自己的性命。

    此时,就听那金狐二世的面具之下,传来一个冷冷的女声: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