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胜 作品

152章 明正典刑和就地正法

    如果是说其他的,霓虹人可能不明白,但是说式神,姐妹秒懂。

    不懂式神,那就不是霓虹人。各种神话故事中流传降妖伏魔的阴阳师,用来降妖伏魔的武器除了法器、符箓,就是式神。

    “您是阴阳师大人吗?”妹妹千叶纯子问道。

    “我啊,算是道士吧。很接近阴阳师的一个职业。”虽然一阴一阳也可以称为道,但是阴阳师和道士,还是两回事。

    如果说最重要的区别,那就是,道士是提升自己的人。阴阳师是服务权贵的人。

    生物学上,有一种岛屿侏儒化的理论。曾经在地中海干枯的时候,非洲象曾经踏上了地中海上的西西里岛,很快在地中海涨水后陷入了孤岛困境,然后开始侏儒化,最矮的西西里大象仅有不到一米高。

    想来这霓虹的阴阳师就是岛屿侏儒化的道士吧。

    在从外界获得大量资源之前,霓虹人也深受岛屿侏儒化的困扰,当年幕末武士们,平均身高也就一米三一米四。这要是在霓虹的冷兵器时代,有个身高两米(山东大汉)顶盔掼甲的猛将,一人灭一国不是问题。

    在霓虹不多的历史中,猛将也比智将要吃香的多。

    说到底,最后还是要靠拳头说话。

    三人走来走去,走到最后还是走到了温泉旅馆。因为过目不忘的张成记得回来的路,而搬家不久的姐妹二人又加上惊吓等缘故,把回家的路忘了。

    理论上,可以在附近敲门问一下某某街怎么走,但是,在霓虹,给别人添麻烦,是既不礼貌的。姐妹也不想这么做,听说张成在温泉旅馆的房间很大很舒服之后,直接就跟过来了。

    然后在温泉旅馆的前台给家中打了一个电话,给父母报个平安之余,谎称因为玩的太晚了和朋友在温泉旅馆过夜。

    又是无中生友……

    进了房间,里面早就被服务员打扫的干干净净。

    坐下没多久,千叶纯子的肚子咕噜噜的响了起来。

    张成:“正好我也没吃饭呢,叫她们送进来好了。”

    和式旅馆叫人的话一拉绳子响叮当,很快有服务员进来:“客人要什么?”

    张成:“看看厨房有什么吃的,要快,三人份。”

    “好的。”

    很快,两个服务员从后厨抬进一个寿司船来。船上还有三份豆腐鱼汤。千叶圣子从书架上找到一瓶编辑送的瑞士红酒,在张成  点头后直接开了。

    寿司船这可大可小,眼前这个,也就是够三四个人吃的。

    吃过饭,叫来服务员收拾了桌子。

    三个人在屋内打开电视,开始看电视。

    这样的温泉旅馆,晚上就直接睡在榻榻米上。虽然后面是有温泉,不过现在又不是冬季,张成很少去泡。

    三人坐着看电视的时候,张成就把手伸进千叶圣子衣服里,千叶纯子拉着张成另一只手,伸进自己的衣服里。

    都有救命之恩了,来个以身相许,也是很合理的展开吧。

    不然要张成装一晚上的柳下惠,那也根本不可能的。

    睡觉前在榻榻米上打开备用的铺盖,千叶圣子和千叶纯子姐妹去洗浴间洗了一下后,就穿了浴袍出来。之后,张成也洗了一下,因为没有备用浴袍了,所以没穿就出来了。

    张成出来之后,看到千叶圣子和千叶纯子,正坐在书桌前看张成写的小说稿子,也就是《给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看到张成出来,千叶纯子说道:“这本书原来是你写的啊,我朋友跟我说过,看了之后,笑得喘不过气来。也太能搞了吧。转生后带个女神去异界。还是个只能变纯净水和治疗术的废柴女神。一个一天只能放一次爆破法术,放过之后就需要有人背她回城去的魔法师队友,还有一个永远不能攻击命中但喜欢挨打的抖m的圣骑士队友。”

    张成:“再烂的世界,也是需要一些欢乐的。”

    霓虹经济此时还是世界第二,说不上烂,可正处于经济危机期间,排队跳楼的那些还是好的,一了百了,公园里住满了无家可归的流浪汉(这些流浪汉以前可能是某个社长,身上都有几亿到几百亿不等的债务,不是说找个工作就能慢慢偿还的),还有更多的中产阶级返贫,而富人们则仍旧风雪雪月花天酒地是不会变的。

    对大部分人来说的确是需要一些笑容和好消息的时期。

    千叶圣子此时一脸崇拜的看着偶像作家、编剧、导演东方圣人老师:“我没看过这本书,不过你的电影七武士,我们话剧社都看过了。山上老师说的对,底层的苦难都是一样的。还有,我们话剧社没有经过您同意,就改编了您的《抗鹰奇侠》,作为话剧社的校园祭节目。

    我对您写的文字记忆深刻到现在还记忆犹新:自己想吃人,  又怕被别人吃了,都用着疑心心极深的眼光,面面相觑?去了这心思,放心做事走路吃饭睡觉,何等舒服。这只是一条门槛,一个关头。他们可是父子兄弟夫妇朋友师生仇敌和各不相识的人,都结成一伙,互相劝勉,互相牵掣,死也不肯跨过这一步。

    他们要吃我,你一个人,原也无法可想;然而又何必去入伙。吃人的人,什么事做不出;他们会吃我,也会吃你,一伙里面,也会自吃。但只要转一步,只要立刻改了,也就是人人太平。你们可以改了,从真心改起!要晓得将来容不得吃人的人,活在世上。你们要不改,自己也会吃尽。即使生得多,也会给真的人除灭了,同猎人打完狼子一样!同虫子一样!

    没有吃过人的孩子,或者还有?救救孩子!

    我们话剧社没有得到您的授权,没问题吧。”

    张成:“不是商演,没问题的。”

    然后张成解释:“底层人的苦难是一样的,可是底层人的苦难的根源是什么呢,说的最简单直白一些就是,没权没钱。有权可以制定让自己企业得利的法令。有钱能养军队。如今霓虹的钱,集中在少数财阀手中,霓虹的权却在鹰爸爸手中。这种现象当然是畸形的。但也是历史遗留问题。”

    千叶圣子:“东方老师,那要怎么解决问题的根源呢?”

    张成看向西南方,没有说话。

    上半夜,三个人,探讨了不少小说电影和社会问题。主要是千叶圣子会问一些社会问题。妹妹千叶纯子只是对轻小说感兴趣。

    结果探讨的太晚了,到了半夜大家坚持不住,才纷纷睡着。

    第二天一早醒来,睁开眼张成就把千叶圣子拉过来明正典刑,然后将姐姐明正典刑时被吵醒的妹妹千叶纯子拉过来就地正法。

    已经有些心机的千叶圣子,原本就是想着陪救命恩人一下的,霓虹社会贞洁观念不是没有,而是没那么强——比如,霓虹还是很流行婚前补膜的。看書喇

    不过,在昨晚得知救命恩人就是当今大热轻小说作家和著名国际大导演之后,千叶圣子小心思又多了些,换了以前的圣子可是不会看着妹妹被拖下水的,不过现在吗?当然是姐妹齐心,其利断金。

    今天走路困难的千叶姐妹,又给学校打了电话请假。这一次,的确是都受伤了,而且还出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