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嗨的迷子酒 作品

第九十六章 难熬

    等了一会儿,见苏卿雪并没有什么动作,这才稍稍地放下戒备。

    两人各自占据着两张床的一半位置,中间隔着一只枕头。

    两人谁都不说话,一个假寐,一个生闷气。

    沐晨睁开眼,看着苏卿雪的后脑勺,她的耳朵根有点红,估计是在发热,这种情况下,她应该也不敢睡着。

    想到这儿,沐晨的唇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心底划过一丝莫名的满足感。

    他忍不住抬起手臂,撑着头,侧过身去看苏卿雪的后颈。

    这一看,沐晨的呼吸顿时变重了,他盯着苏卿雪修长的脖颈,缓缓地伸出手,想要触碰她,就在快要贴上她后颈的那一刻,他犹豫了片刻。

    他怕自己会失控。

    他曾听过一句话:男人永远无法抵抗漂亮女人。

    但他知道,自己对苏卿雪并没有产生男女情愫,但是他的心脏却总会在某一刻怦怦跳动,甚至会忍不住幻想和她亲密的场景。

    不过更重要的是,他怕挨打!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居然会这么怂……

    沐晨的指腹在空气中磨蹭片刻,随后将双手枕在头下。

    过了好半响,沐晨才平复下心里激荡的情绪,然后闭上了眼睛。

    他需要静一静。

    不过,在沐晨闭上眼睛没多久,他忽然感觉到身旁的人翻了个身。

    苏卿雪似乎也睡不着,辗转反侧时不时踢被子,时不时抓挠自己的头发,偶尔还咬牙切齿地嘀咕几句什么东西。

    沐晨悄悄睁开一只眼睛,侧过脸去,仔细端详苏卿雪的睡颜。

    她的眉头始终紧蹙,仿佛有什么烦恼困扰着她。

    这是沐晨第一次如此认真的打量她。

    苏卿雪的五官长得很好看,皮肤白皙细腻,眼睛大大的,鼻梁高挺,樱桃般的小嘴,她整体给人一种温婉秀气的感觉,不像其他女星那般妖媚艳丽。

    沐晨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在空中描摹她娇俏的轮廓,最后落到她的唇瓣上。

    她的唇瓣柔嫩饱满,就像是沾染着蜜糖似的,又像是花瓣一样粉嫩,令人忍不住想尝一尝。

    沐晨喉咙滚动一番,最终还是克制住蠢蠢欲动的冲动,移开了手指,将视线转到别的地方。

    不行不行,沐晨你不能这样,你不是这么禽兽的人啊……

    他不断地催眠自己。

    沐晨强迫自己不准自己胡思乱想,闭上眼睛睡觉。

    另一边,苏卿雪也在努力克制自己,她不断地告诫自己不要理会身边的臭流氓,可是……

    沐晨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脖颈上,酥酥麻麻的,让她忍不住战栗。

    她的睫毛颤抖着,心中涌起一丝慌乱,不安的情绪在胸腔中翻腾。

    她不停地做深呼吸,试图压下身体的躁动,可是效果不太好……

    她的额上沁出汗珠,身上出了薄薄的一层汗。

    她的手指无意识地揪着身下的床单,咬住下唇,贝齿轻轻咬破了嘴唇。

    苏卿雪咬紧牙关,死命忍着,心中祈祷,千万不要发出任何奇怪的声音……

    她不断地深呼吸,不断地调节自己的心态,但是她的呼吸还是越来越急促,胸口剧烈的起伏,仿佛在经历一场生与死的较量。

    沐晨不是傻子,即使苏卿雪掩饰的再好,他仍然敏锐感觉到了她的挣扎和不适。

    他的呼吸变得凝滞了一瞬,随即缓缓吐出一口气,暗骂自己,真特么不是个玩意儿啊!

    不能继续了,否则真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见到明天的太阳,要真把苏卿雪惹毛了,想想就特么害怕!

    这念头一闪而过,沐晨立刻收敛起自己粗重的呼吸,保证自己不会出现一丁点的呼吸声。

    房间内的空气仿佛变得稀薄了一样,屋内逐渐归于宁静,只剩下彼此的心跳声,一声一声交织成暧昧的乐曲。

    苏卿雪感觉到沐晨收敛起了呼吸,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同时心中又升起一股莫名其妙的恼怒,脑海中纷杂的思维如同潮汐一样涌来,将她包围。

    同时居然有了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愤慨!

    苏卿雪狠狠掐了自己一把,让自己冷静下来。

    这一晚注定难熬。

    夜色寂静,窗外的月亮挂在枝头,银辉遍布,照射进房间内,给房间增添了一丝神秘。

    躺在床上的两人,皆是辗转难眠!

    时不时偷窥一下对方,或者干脆装睡,但实际上谁都没有睡着。

    “你怎么还不睡?”沐晨忍了许久,还是问出这个憋了一晚上的疑惑。

    “你怎么还不睡?”苏卿雪毫不客气地回敬。

    两人对视良久,谁都没有再开口。

    过了一会儿,沐晨叹息一声,低声喃喃,“我突然发现你的脾气比我还坏。”

    苏卿雪嗤笑一声,不屑地撇了下嘴,“那你岂不是比我更坏?”

    沐晨沉默了,他想起刚才自己在故意对她吹气的行为了。

    沐晨在脑海中想象一下苏卿雪脸颊绯红的样子,忍不住咽了咽唾沫,然后又用极轻的声音嘟囔了一声。

    苏卿雪隐约听到了“谁让你踩我脚了”,她皱眉,心里有些郁闷,她明明没用多大力,只是轻轻踩了他一下,他居然就这么快要报复回来,真够幼稚的。

    不过这么一想,苏卿雪忽然觉得,沐晨其实跟小孩儿差不多,还是那种超级傲娇别扭的小屁孩儿,这种性格的男人,应该很容易搞定的吧?

    这样想着,她心中的郁气散去不少,忍不住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虽然被被子的一角阻挡了视线,但沐晨是依旧感觉到苏卿雪似乎笑了一下。

    她在笑吗?

    沐晨忍不住想要睁大眼睛看清楚,但苏卿雪抢先一步拉过床中间的枕头,阻挡住了他的视线,“不许偷看,快睡觉!”语气严肃,颇具威胁。

    沐晨不甘愿地闭上了眼睛,但耳朵竖得老高,想要偷听她是不是已经睡了,结果等了好一会儿,苏卿雪那边都没有传来什么声响。

    难道她睡着了?

    应该不可能吧,他忍不住悄咪咪掀开被子的一角,偷瞄一眼。

    结果正巧碰上了苏卿雪的目光,她的眸光清澈而冰冷,吓得他赶忙缩回了被窝。

    苏卿雪哼了一声,翻了个身背对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