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前雪 作品

第221章 【番外】开车小弟传8

    虽然两家都很忙,但孩子一岁的生日是要过的。

    两个小朋友的生日差了十多天,本来是打算一起过,不过考虑到这是他们出生后的第一个生日,最终还是选择各过各的。

    给两娃过生日这段时间,公司就没有继续业务,两对父母都宅在家里陪孩子,享受这难得的悠闲时光。

    等两个小家伙过了生日,就是一岁的大宝宝了。

    两个小家伙单独坐在儿童椅上,琴酒抱着手坐在两人中间照看着。

    董事长路夭夭站在两个小家伙对面,认真的说:“路泽、肖鱼,你们已经是一岁的大宝宝了,要担负起赚钱养家的责任。从今天起,你们就是公司的一份子,必须为公司的发展做出贡献。”

    路泽小朋友抱着奶瓶,小口小口的啜着,红彤彤的大眼睛迷茫又无辜。

    肖鱼小朋友好奇的看向一旁拿着录像机的爸爸,伸着小手要抓。

    路夭夭打了一个响指,肖熏冉一拉绳子,头顶的彩炮裂开,五彩斑斓的彩带飘落下来。

    “热烈欢迎。”路夭夭鼓掌。

    琴酒和肖熏冉跟着鼓掌,伏特加用录像机记录下这充满纪念意义的一幕。

    路夭夭打开文件,认真的对两个娃说:“按照公司董事会的一致决定,每个月公司总收入的百分十作为你们营养费,外加十块钱的现金补贴。你们有异议吗?”

    路泽继续喝奶,肖鱼改行玩彩带。

    路夭夭满意的点点头,“很好,既然没有异议,那就签合同吧。”

    律师肖熏冉接过合同,来到俩娃身边,拉着两人小手,在印泥盒里按过,在各自合同上留下爪爪印。

    “恭喜恭喜,我们公司已经从四个员工的小作坊,发展成六个员工的大公司了。”

    虽然琴酒觉得四个员工和六个员工没有任何区别,但他还是配合的鼓掌。

    或许是感受到了什么,两个宝宝也跟着鼓起掌来。

    本来只有一只红的手,顿时两只都红了。

    仿佛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两人拍的更欢了。

    两个妈妈哪里顾得上召开中的董事会,赶紧抱娃去洗手,免得祸害更多。

    伏特加兢兢业业的记录下这一幕。

    签了合同就要开始干活了。

    两个孩子年满一岁,身体长硬了不少,带出去也没有问题。

    公司重新分配,以家庭为单位,路家一组,负责人贩子那边;肖家一组,负责合同和孩子父母那边。

    孩子就要从小锻炼,赢在起跑线上,伏特加斗志昂扬的准备教导女儿。

    不过很快他就被软萌的鱼鱼俘获了。

    本来就被萌娃攻克的老父亲心,看着女儿扎着羊角辫,穿着蓬蓬裙,跌跌撞撞的追着身后。

    明明追得要哭了,却还是瘪着小嘴硬跟着,伏特加就忍不住放慢脚步,再放慢脚步。

    上门找丢失孩子的父母签合同时,小家伙坐在干练的职业装妈妈身边,眼睛滴溜溜的转着,扭来扭去,小屁股却死死黏在沙发上,不敢离开。

    看着想动又不敢动的小家伙,伏特加就忍不住把工作丢给肖熏冉,抱着小家伙出去,让她可以尽情的动。或许是看着可爱的鱼鱼,想到还在受苦的孩子,那些父母签合同都爽快了许多。

    肖熏冉第n次签完合同出来,就看到肖鱼在草地上滚,本来漂亮的小裙子弄得脏兮兮的,头发上也都是杂草。

    肖熏冉的火气一下子就冒了出来,踩着高跟鞋,像个女王一样冷着脸走过来,“肖鱼,你在做什么?”

    像条毛毛虫一样在草地上翻滚蠕动的鱼鱼,听到妈妈凶巴巴的声音,顿时不敢动了。

    “妈妈。”她可怜兮兮的叫。

    肖熏冉把人抱起来,拍打身上的草屑,“我说过吧,不可以这样。”

    “妈妈坏。”肖鱼转头就朝伏特加伸出小手,软软叫,“爸爸。”

    伏特加一直坐在旁边的草地上,听到女儿娇滴滴的求救声,立马将女儿解救出魔爪,“小孩子就该多动动,拘着她做什么?”

    “你知道她这裙子多难洗吗?这种料子又不能用洗衣机,只能用手一点点搓。”肖熏冉都要被这个溺爱女儿的男人气死了。

    以前担心他不在乎孩子,现在又担心太过在乎孩子。

    真是两个都不让人省心。

    “我怎么就不知道了。”伏特加理直气壮的反驳,“她这裙子还是我洗的。”

    肖熏冉,“……”

    没毛病。

    不知不觉间,带娃工作转移到了伏特加身上,她也因为投注太多精力在工作上,给孩子洗洗涮涮的事也在不知不觉间被伏特加接手。

    “行吧,你们玩。反正已经脏了。”肖熏冉无奈的在父女俩身边坐下。

    “就是,大不了买新的。我们那么努力挣钱,不就是为了鱼鱼。”

    肖熏冉无语,“我没看出来你哪里努力挣钱了,最近每次签合同,你都带着鱼鱼在外面玩。”

    伏特加道:“那些孩子的资料可都是我努力调查的结果。”

    好歹是混过组织的,虽然不是搞情报工作出生,但在知道孩子一些具体资料的情况下,调查出他们的父母,以及家庭情况,对于伏特加来说还是很简单的。

    找娃公司在警界已经很出名了,伏特加还能带着资料去警局,拜托熟悉的警察帮忙从失踪儿童里筛选,更是大大减少了工作量。

    随着一次次提前完成工作,什么都不用付出就能从警局抱着一堆失踪孩子的家庭资料出来,伏特加深深明白了什么叫偏爱。

    作为一个恐怖分子,怪不好意思的。

    得到妈妈的首肯,好动的肖鱼小朋友,立马在草地上滚开了。

    或许真的是名字取错的关系,小家伙从小就喜欢这种滚来滚去的游戏,和路泽在一起的,还带着路泽一起滚。

    两个胖乎乎的小肉团,就像毛毛虫一样,简直让人没法拒绝。

    天朗气清,一家人坐在草地上,享受着这份美好时光。

    看着滚来滚去鱼鱼,伏特加问:“还有几家要去?”

    肖熏冉道:“还有四家。在这个城市的有三家,剩下一家在另一个城市。”

    “最后那家就别去了。”伏特加淡淡道:“那家我调查过,只是一个有些困难的家庭,付的钱还不够我们路上开销。”

    “也行。”肖熏冉也不赞同浪费时间和精力跑那么远。他们还带着孩子呢。

    “公司可能要拓展业务了。”伏特加拿出湿纸巾,朝着滚累了在休息的鱼鱼招手,“鱼鱼,走了。”

    肖鱼还是很听爸爸话的,闻言立马迈着小短腿,朝着爸爸跑来。

    伏特加用湿纸巾给小家伙擦干净小脸和手,抱着她往停车场走去。

    肖熏冉拿上东西,开心的追了上去,“拓展业务好,每一个大公司都想拓展业务。”

    对于别的公司来说,拓展业务,那是版图的扩张,是领域的升级。

    但对于找娃公司来说,拓展业务是无奈之举,因为人贩子已经被他们抓得差不多了。

    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几乎每个月都能抓一批。

    还不是普通的逮到一个算一个,而是连根拔起。

    虽然种花家地大物博,人贩子无数,但也耐不住他们这么抓的。尤其中间还有两次被端掉的是流窜全国的大型团伙,搞得人贩子人人自危。

    如果说以前,一个城市一天丢十个孩子,那现在十天也丢不了一个孩子。好多人贩子都主动改行了。

    现在的人贩子,已经成了稀缺之源。公司再不拓展业务,就要倒闭了。

    伏特加开着车子,载着妻女继续前往下一家。

    很快到目的地。

    这是一个城边村,周围全都是独门独户的自建房。

    肖熏冉找到丢孩子的人家,敲开门,见到一个老人,说明来意。

    老人都很激动,赶紧邀请他们进屋。

    肖熏冉对伏特加道:“你带着鱼鱼去车里等我吧。”

    “一起。”伏特加道:“这边也没什么好玩的,鱼鱼总不能在大马路上滚。”

    虽然不明白伏特加怎么突然改变主意要一起来,但肖熏冉也没多说。

    进入屋子,老人带着一家三口穿过车库,往后院去。

    这些农村自建房,都会用一楼做车库,伏特加朝面包车多看了一眼。

    穿过车库,来到被高大围墙围起的宽敞后院,院子里坐着两个年轻人,一男一女,看起来像一对夫妻。

    肖熏冉刚要朝着那对年轻夫妻走去,突然身边传来“咔嚓”声。

    那是骨头断裂的声音。

    “啊!”之前带路的老人发出痛苦的叫声,显然手腕骨已经伏特加掰断了。

    肖熏冉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带路的老人居然趁着年轻夫妻吸引走她注意力的时候,朝着抱着孩子的伏特加出手。

    “抱好鱼鱼。”伏特加将孩子塞肖熏冉怀里,夺下老人手里的匕首,一脚将人踹飞出去。

    以老人年迈的体质,这一脚,简直能要了他半条命。

    肖熏冉抱紧女儿,“鱼鱼别怕,爸爸在打坏人。”

    年轻夫妻抽出西瓜刀朝着他们冲来。

    伏特加赶紧带着妻女退到墙边。

    同时,面包车的门打开,四五个同样手拿刀子的人冲了出来。

    肖熏冉没想到居然有这么多人,紧紧抱住女儿。

    背靠墙,伏特加施展的空间更小,却也没了后顾之忧,可以尽情施展。

    在枪林弹雨中洗礼过的猛人,五六个拿西瓜刀的,他根本不放在眼里。

    甩出匕首干翻一个,顺势夺过一把西瓜刀。

    手腕一翻,用西瓜刀的背面,照着那些人的骨头砍。

    稍微费了一番功夫,原本气势汹汹的人全被伏特加打断骨头,躺在地上哀嚎。

    肖熏冉都惊呆了。

    她一直觉得伏特加的肌肉强健有力,还很漂亮。但她从来都不知道,那些肌肉都是实实在在的,而不是健身房里那些花架子。

    伏特加提着西瓜刀,朝着地上哀嚎的人走去。

    地上的人一个个噤若寒蝉,连痛呼哀嚎都忘了,一个劲的远离伏特加,嘴里不断求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