伽客 作品

第六十五章 往事

    雪国的狼群战术,可谓残忍至极,他们在攻陷一座城池之后,往往会驱赶和控制狼群进行屠城。这可比用人来得更快,也更加彻底。

    这次雪国的屠城大概发生在很多年之前,士兵倒是没有杀害那些平民,只是控制了国王的宫殿,对那些国家的当权者进行屠杀。待到王权变更后,还需要那些平民缴纳税赋,以此来强盛国力。

    这一点,在这些边境小国中经常发生,基本上每隔几十年有些国家就会易主,极难稳定下去。回到父子这边,这二人虽然不是蝎城的当权者,但至少也是继任者。这次在宫殿内的屠杀,主要就是有针对性的灭族,要把这蝎之国的国王以及所有王储都清理干净。

    父亲在杀了一只狼以后,吸引众多狼群开始聚集,在他一路狂奔之下,利用宫殿地形,一次次的避开了狼群的围猎。这也给那个孩子留下了逃离的唯一机会,他趁着群狼不注意,以飞快的速度跑进了下水道之中。借着水流的冲击,向城外跑去。

    可那只头狼,早就料到了父亲的阴谋,它佯装追击,实则是在等待另外一个人的出现。待到它察觉后,立即回过头来,向下回道追去。

    虽然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只听到一声惨叫,便再也没有了任何的声音。

    而这句惨叫并不是那个孩子发出的,而是这只头狼发出的。或许,他已经脱离的危险。

    现在只有被狼追击的父亲还在苦苦挣扎。他见时机成熟,便跳上房顶,准备逃去。底下士兵发现后,举弓射去,也拿他不下。

    那些狼也都纷纷跳上了房顶,只见一个人在屋顶上面奔跑,后面追击的狼越来越多。他此时的目的,是前方那个高耸的烽火台。

    这里便是唯一能逃出生天的机会。他以极其稳健的脚步登上了烽火台,为了堵住身后的狼群,用碎石堵住入口,为他争取更多逃离的时间。烽火台上是这个城市的最高点,上面可是有一个重要的机关。见他爬上台顶,用力拉扯上面的一个铁环,烽火台顿时烟雾环绕,听到一声闷响之后,烽火台炸裂开来,一个巨大的羊皮气球凭空升起,下面载着的那个男子,也就此离去。

    下面的射箭之人,都纷纷对着这个气球射去,由于距离太过遥远,弓箭无法触达,待到飞远后,只留下面的士兵不断地咒骂,和群狼的望天嚎叫。

    父亲算是逃了出来,借着南下的风,一直飞去,毫无目的。还好上面有不少的食物和水,在其上的男子也不知道在天上飘了多久,最后,在一个山顶前停了下来。

    这个地方已经脱离的北方的贫瘠,到处都是郁郁葱葱的一片,唯有山顶有一些山石,才显得有那么一点荒凉。男子拿出麻绳,把羊皮气球绑在一边,打算在此休整几日。下来后,见山顶有一个洞口,也无任何下山的路,此地也算得上是很安全了。

    虽然不知道后面是否还有追兵,但是就眼前的情况来说,即便有追兵也不怕,要登上这山顶,可比登天还难。要不是自己乘着羊皮气球的话,也是万万上不来。

    在周围观察了很久,山顶除了一个洞之外,就是悬崖边的溪流,水里还有不少鱼。有山有水,也算得上一个好去处,即便从此不再下山,在此了却残生也没有什么好遗憾的。

    可心里还有那么一点牵挂,就是不知道自己儿子是否已经逃了出来。即便是逃了出来,这茫茫人海,该如何寻找也是一个问题。而且,现在大势已去,国家、军队,早就没有了,仅凭自己的一腔热血,怕也难成事。

    男子打算就此在这里生活下来,他也想好了,哪天要是觉得没意思,直接从这里跳下去便可,也不用人来收尸。至于复国、寻亲,这些事这辈子也就别想了。在把羊皮气球里的所有物资都拿出来后,男子进入这个不大的山洞,打算收拾一下,想把这里做成一个可以挡风避雨的去处。

    这个山洞像是曾经有人住过,里面虽然乱石散落一地,压碎了不少陶罐,还有一些被褥和干草,虽然年代有些久远,可还是能看得出来一些生活的痕迹。

    这山顶本就有些干燥,其实气温也不高,还好周围有一些朽木和杂草可以取暖。男子羊皮气球携带的一些生活器具还不少,锅碗瓢盆算是应有尽有,只要收拾妥当后,很快便可烧火做饭。

    大约这几日,洞口里里外外都被打扫了干净,原本散落在山洞中的乱石,也被他一一清理了起来,并且都有条不紊地堆砌到了外面,看上去也算是一个人的住处。

    有一日下雨,等到第二天雨停,男子起来后,见那些堆砌的乱石上面都写满了黄色的字。觉得很奇怪,莫不是住在这里打搅到了什么人,这难道就是对他的一种警告。但是,马上就打消了这个想法,他见那些被雨淋过的石头,上面的字迹尤为明显,而洞里面还有些没用被雨淋过的石头,仔细看上去,也隐约能看到一些字迹。

    男子好奇,又花了几天时间把这些字都一一复原,拼成了本来的样子。

    原来,这个山洞的石壁上,在很久以前被人写上了一些东西,但是因为地震或者什么别的原因,石壁上的石头都脱落了下来,所以才有他一进来后就看到的景象。石头上面不仅仅是只有文字,还有一些图案,画的都是一些人体的简单线条,也看不出来到底是什么意思。

    闲来无事,男子又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将这些碎石都重新排列组合,上面的文字是一些象形文,男子早点随父经商,经常见到这些文字。而后王国稳定后,也专门请了先生过来教过一段时间,为的就是能和中土腹地的一些区域取得商业上的联系。

    这些字,对他来说,单独看上去,自然是再熟悉不过,可要是组合在一起,就变得晦涩难懂。只有第一句“无相散功”,和最后一句“折梅散人冲关留笔”,能够让人第一眼就明白,其余部分除了有一些图案之外,还出现不少生僻的字,男子更是难以理解。

    起初,男子也不觉得这些东西有什么神秘之处,可当他在日后的几年里慢慢理解其中的内容后,才觉得这石壁上的秘籍的高深之处。

    而后的几十年间,男子夜以继日地勤加练习,日夜打坐参悟,也才窥得其中的六七成功力。而到了最后第八重开始之后,便一直停滞不前。

    这无相散功,就是利用的自然中的物质形态而修炼的一种功法,人有喜怒哀乐、奇经八脉,而此散功则不遵循任何自然的规律,试图打破各种常见得到形态,从而达到一种与自然相融合的境界。前面的几重都是在修炼如何利用自身的真气调息来让身体处于各种不同的形态。

    就比如说水,就便是在其中的第二重,石在第三重,毒在第五重,到了第八重便不是具体的形态,而是在回归本源,好让自己再次成为一个真正人。

    大概又过了几年,第八层还是没有突破,男子也便放弃了继续修行。现在的他非人非物,虽然可以随意变化出各种形态,可却没有了皮肉之体,生育功能早已丧失,根据石壁上所说,只要修炼到第八层后,才能逐渐回归人的七情六欲。

    男子在得到这最后的希望后,早就按捺不住要出去复国,他把石壁上的文字都清理完毕后,自己抄写了一份,也便回去寻找当初失散的孩子。

    在修炼的这段时间里,虽然没有具体记过时间,但是每年下雪都有记录,这山顶一共积雪了三十几次,也就是过了三十二年。

    这世间的几十年,沧海桑田。男子又花了几年时间寻找自己的骨肉,可当找到的时候,他已经病入膏肓,沦落为了普通的牧马人,过着居无定所,任人肆意剥削的普通人。

    在临死之前,他将自己唯一的儿子交给了他,也就是现在蝎之国的国王,而那位死里逃生,又习得无相散功的人便是国王口中叫的老鬼,他的亲爷爷。

    李一明利用血炼之法,洞悉到他的思绪后,也深感世之不公。也就放下了杀意,所谓没有毫无理由的爱和恨,世人都为眼前的事所迷惘,根本不会有人去深究其背后的历史真相。

    当然,这些事现在还有李一明知晓,他仅仅在片刻之间就知道了来龙去脉。

    他对着眼前的人说:“我已经知道了你们的一切,雪国、狼群、悬崖奇遇、折梅散功,还有你的孙子。”说完后看向一直蹲在王座后面的国君。

    老鬼先感到无比的惊讶,而后又放轻松,在经历过这么多事后,也不觉得会有多奇怪,他说:“我们只是拿回了我们应该拿的东西。也是仅仅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