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椒雪碧 作品

第一百四十四章 呸!

    江锋是北境行省第一名,自然有话语权。

    而宁洛澄则是南云行省第一,也是受人尊重的。

    两个人一开口,南北考生都不说话了。

    宁洛澄一改往日微笑女神的形象,指着南云考生怒骂道:“你们疯了!南北每场都签生死契约,最后能活几个,那不是便宜了……”

    话说到一半,宁洛澄没有再继续说。

    她感觉自己说话冲动了,没考虑到后果。

    她这么说的目的,很明显是怕有人渔翁得利。

    而南北打得这么激烈,渔翁得利的会是谁?

    显而易见,是其他三个行省。

    只是这种话说出来,会引起某些人的攻击,甚至抹黑。

    果然,此时人群中有几个人开始蠢蠢欲动了。

    “宁大小姐,你能不能把话说完,到底便宜了谁吗?”这时,一个人开炮了。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中州高考状元,全国第二李青藤。

    他的语气,不阴不阳,不咸不淡。

    宁洛澄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毕竟她还是年轻。

    “我可不可以这样解读宁大小姐的话,如果南北考生互相残杀,都杀光了,最后得利的就是我们中州、西疆和东海了?”李青藤再次发炮。

    宁洛澄脸都憋红了。

    她脑子很聪明,但现在却不知道该怎么接对方的话了。

    这个李青藤,说话很刁钻。

    朱云天也意识到了,顿时看向了李青藤,给了对方一个眼神,示意他不要多说了,

    都是这一届高考的精英,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把话说绝了不太好。

    但是,李青藤不管这么多,又一次把矛头指向了宁洛澄:“昨天我就看出来了,南云好像在针对我们其他四个省啊,是瞧不起我们吗?”

    听到这,其他四省考生纷纷响应。

    “南云的,你们有什么优越感,你们算什么东西!我们四大行省联合起来,你们就完蛋了!”

    “是啊,你们狂什么狂!我建议咱们四大行省只要碰到南云的考生,就和他们签生死契约,打死他们为止!”

    “没错,杀了他们,让他们永远闭嘴!”

    看到效果达到了,李青藤便看向了江锋:“江锋兄弟,你说我说的有道理吗?”

    江锋没说话,只是看着他,脸色阴晴不定。

    “江锋兄弟,没什么不好说的,该说就说吧!我和北境这边,一直都是很友好的!”

    江锋道:“真让我说?”

    “你说吧,你说什么我们都听着呢!”李青藤道。

    江锋笑了笑……笑容很甜美,四个加号。

    李青藤也笑了。

    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先把南云的考生弄成众矢之的。

    毕竟,南云的实力不弱,而且这次试训的人数最多,如果先把他们在小组赛搞掉了,对自己,对自己所在的行省更有帮助。

    但是,李青藤很清楚,通过昨天的事,罗旭和江锋算是出名了,他们更适合当这个出头鸟。

    不,是江锋更适合,因为江锋看上去很聪明……

    这种看上去很聪明的人,往往自以为是,喜欢大旗一挥,揭竿而起。

    但往往这种人死得更快,更适合做垫脚石。

    此时,江锋看向了肖方。

    “老哥,刚才是老弟冲动了,生死决斗取消吧,如果私下里老哥想找我报仇,咱们私下里打,这个场合,不合适!”

    肖方愣了……

    他没想到江锋居然会说出这种话,而且态度诚恳。

    不过,江锋说得太对了啊!这种气氛烘托下,两个人再生死决斗,的确太傻哔了,容易给居心叵测的人钻空子。

    江锋当然知道肖方并不算是个好东西,夏建仁就更不是什么好鸟了。

    可是,这两个人再怎么坏,也是坏在表面上,现在要做的,是先收拾掉最可恨的人!

    于是,肖方点了点头:“老弟,刚才我也冲动了,我……”

    “不用道歉,你是夏家的死士,你为了主子的颜面,跟我死磕,可能有一半的几率会为主子而死,你这人对我来说不是好人,但对夏家,你足够忠诚。”

    江锋再次语出惊人,肖方听得眼窝一阵发热……

    “兄弟,我刚才……还想着怎么对你下死手呢。”

    江锋坦荡一笑:“你没想多,我也这么想的!”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都哈哈大笑起来。

    随后两个人居然拥抱在了一起。

    夏建仁见状,不由叹了口气:“吗的,怎么越想越不对啊,总感觉这里面有什么阴谋。”

    “沙雕,你现在醒过味来了?差点被人当枪使了,知道吗?”江锋没好气道,“是不是之前被谁挑唆了,才挑衅朱云天天哥的?”

    夏建仁低下了头,不由咬紧了嘴唇:“操!”

    “大旭!”江锋冲着罗旭喊了一声,“把昨天的赌注退给老夏和南云的兄弟们,一人不准少!”

    “好!”罗旭应了一声,爽快地照做了。

    南云行省的考生见状,一个个都脸红了。

    “江锋这人做事一点毛都没有病……”

    “是啊,我们昨天那么对他,人家却……”

    “我也感觉不对劲,是不是有人从中间挑唆啊!”

    夏建仁走到了罗旭面前,低声道:“大旭,我回家得查查这件事,我们来之前,路上出了点事,要不然,我也不可能针对天哥他们……”

    罗旭这么实在的人都听出了里面的端倪,不由怒骂道:“不知道哪个下三滥挑拨你了吧?”

    “嗯,路上我们遇到几个中州口音的,跟我们特别聊得来,说了些不该说的话,把我们给……引导了!”夏建仁道。

    “大哥,那叫误导!”郭思雨道。

    “总之,他们说北境考生瞧不起我们南云的考生……说我们南云考生都是暴发户,当时我们喝了点酒,一个个气得够呛,所以,我就找天哥的麻烦了,天哥,对不起啊!”

    朱云天听到这,顿时听出了里面的弯弯绕,不由看向了李青藤:“李青藤,你玩得真高明啊!”

    李青藤却是一脸无辜的样子:“不能说遇到了几个中州口音的人,就说是我的人吧!江锋兄弟,你说句公道话吧!”

    江锋冷眼扫过李青藤:“李青藤……”

    “诶!”李青藤应了一声。

    “呸!”江锋一口唾沫啐了过去,“你这个下三滥!别的中州考生我不管,就你一个人,你别让我碰到你,碰到你,我照死里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