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葫四海 作品

第一百七十五章 斜坡产业基金!

    2016年3月18日,浦发大厦1608室,斜坡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斜坡产业基金)正式成立。

    斜坡投资和浦海国投共同发起设立斜坡产业基金,专注于股权投资方向,募资总额为50亿人民币,斜坡投资出资3亿5000万元,浦海国投出资1亿5000万元。

    郑文桐会兼任斜坡产业基金董事长兼总裁,王彬担任副董事长,梁荟出任斜坡产业基金执行董事,协助郑文桐负责具体管理事务。

    斜坡投资和浦海国投作为发起人是斜坡产业基金的一般合伙人(gp),其他投资人担任有限合伙人(lp)。

    有限合伙人提供绝大部分资金的同时,不会参与斜坡产业基金的投资和运营,一般合伙人则提供良好的投资管理与决策,实现基金盈利并获得投资报酬,有限合伙人则通过提供资金,最终获得投资回报。

    郑文桐对斜坡产业基金的投资人承诺的投资回报率为20%,要求投资人锁定时间为36个月,3年以后可以退出。

    这意味着其他投资人将45亿的巨额资金交给斜坡产业资金来打理,36个月以后,这45亿资金总共要产生不低于27亿的收益。

    当然,如果这50亿变成了100亿,甚至200亿,郑文桐也只需要向除开浦海国投以外的投资人们支付72亿的本金加收益即可。

    如果斜坡产业基金出现亏损,那么还是斜坡投资和浦海国投这6亿本金需要承受更大比例的损失。

    斜坡产业基金其实更像一个放大版的斜坡二号产业基金,时间更长,长达三年,资金规模更大,从5亿变成了50亿。

    有很多gp甚至会将出资比例设定为1%,lp出资比例高达99%,斜坡投资和浦海国投作为发起人出资比例达到10%的已经是非常良心了。

    如果三年后,斜坡产业基金的规模达到200亿,扣除返还给lp的64亿本金加收益,再减去基金的实际运营成本,斜坡投资和浦海国投将按照7比3的比例来分掉剩余的收益。

    斜坡投资在斜坡产业基金中出资的3亿5000万,将会换来至少85亿的惊人收益,这就是资本运作的魅力。

    当然,如果斜坡产业基金亏损了,比如10亿,那么斜坡投资和浦海国投会承担5亿的亏损,其他投资人再分担5亿的投资损失。资本市场最浅显的道理就是高风险带来高收益。

    成立仪式上,浦江新区.区.长易中南和浦海国投董事长王彬、斜坡投资总裁郑文桐一起为斜坡产业基金揭牌。

    易中南在揭牌仪式上发表了讲话,“斜坡产业基金的成立,标志着浦江新区又多了一只上规模的股权投资基金。斜坡投资是浦江新区优秀的民营企业代表,浦海国投也是国有资本投资平台,这次也是国有资本和民营资本的强强联合。”

    “这次斜坡产业基金的成立,就是本着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管理团队来办,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我这边也希望斜坡产业基金能够更好地帮助浦海和浦江新区的经济发展,能够扶持出一批优秀的互联网初创企业,加快互联网行业发展,帮助实体经济实现转型和升级。”

    “市里和区里都非常重视投资基金的工作,一直打理推进金融服务创新,深入布局私募基金机构和投资行业,不断优化生态环境,积极化解和防范金融风险。我这里也希望斜坡产业基金在郑文桐董事长的带领下,能够取得更快、更好、更稳地发展,实现经济和金融的良性循环。”

    易中南的指导性发言获得了大家的一片掌声,斜坡产业基金董事长郑文桐,副董事长王彬稍后做了简短发言。

    idg资本的熊晓歌,王校长的普思投资,黄铮的魔量资本,喜马拉雅的余建君, b站的徐亿,小红书的瞿方,米哈游的蔡皓宇还有金星创投的代表都出席了这次仪式。

    熊晓歌和余建君坐在一起聊天,“郑文桐这家伙,刚认识他那会儿,手上最多只能调用上亿资金,现在不得了,能调用上百亿资金,斜坡系终于成气候了啊!”

    “谁说不是呢?比起你们idg,红杉华夏、高瓴集团、今日资本当然还有着不小的距离,可是他发展的时间也短啊。”

    “其实市里和浦海国投建议斜坡产业基金的募资规模设立到80亿到100亿之间,不过郑文桐这家伙主动减小规模,将募资目标定在50亿,结果投资人们的热情超乎想象。”余建君透露下内幕。

    “开玩笑,郑文桐自己将斜坡产业基金的退出时间定为36个月,承诺的年投资回报率为20%,投资一百万,三年还给你160万,换做你,你不投?”熊晓歌说。

    “这要是换作别人,我还真的未必会投,毕竟投资有风险,可是谁让郑文桐这天才投资人的名声这么响亮呢?”余建君摊手。

    熊晓歌看着意气风发的郑文桐,他其实也很看好拼多多这个明星项目,谁能料到郑文桐的斜坡投资居然抢在idg资本之前投资了拼多多?

    郑文桐之所以能够和浦海国投一起发起募资总额达到50亿的股权投资基金,原因有三点。

    第一,郑文桐在股权投资方面的辉煌战绩,斜坡投资目前已经参投来了正午阳光,b站、喜马拉雅、米哈游科技、小红书、拼多多、喜茶和奈雪的茶等多家企业,并且这些企业的估值都有了大幅度的上涨。

    第二,斜坡一号私募基金和斜坡二号私募基金的巨大成功。郑文桐接连发行了两笔5亿元的私募基金,买入这两笔基金的合伙人们都尝到了甜头。

    诚然两笔私募基金郑文桐都是最大的赢家,郑文桐借助斜坡一号私募基金,总共出资5亿6330万,就取得燕京小马奔腾一半左右的股权,目前这部分股权价值已经超过25亿。

    斜坡二号私募基金也是如此,斜坡投资总共出资1亿2000万,最后收获了3亿的盈利。

    第三,斜坡投资和浦海国投良好的合作关系。在斜坡投资入主小马奔腾的过程中,郑文桐引入浦海国投作为战略合作伙伴。

    浦海国投用1亿6000万买下了以信中利为首其他投资机构10%的股权。

    等万达院线入股小马奔腾时,这部分股权已经价值4亿。浦海国投转让5%的股权给万达院线,回笼2亿资金,同时还保留5%的燕京小马奔腾的股权,目前这部分股权价值超过2亿5000万。

    所以在互联互通的b轮融资过程中,浦海国投用1亿接手了斜坡投资的10%的互联互通股权。

    有了以上三点原因,所以浦海国投对成立斜坡产业基金也比较积极,并且出资1亿5000万。毕竟浦海国投买入小马奔腾10%的股权的1.6亿,已经变成了现在的4.5亿。

    浦海国投对郑文桐提出的将万能wifi和万能钥匙的合并计划,还有微克信科的a轮融资计划都很感兴趣,不然王彬作为浦海国投的董事长,也不用亲自来为斜坡产业基金站台。

    而且郑文桐这边还一直在接触港岛的各路投资机构,和德意志银行亚太区副总裁程蔚来往密切,德意志银行对重新运作小马奔腾在港交所的上市计划很感兴趣。

    如果燕京小马奔腾能够在今明两年在港交所成功上市,那浦海国投持有的股权价值还有希望再次翻番,到时候王彬见到郑文桐估计就像见到财神爷一样。

    想到这里,熊晓歌对余建君说,“其实我感觉微克信科的发展路线和企鹅比较像。区别的地方在于,企鹅那边小马哥负责公司运营,刘炽坪负责投资,而郑文桐一个人把两个活儿都干了。”

    “像他这种又懂投资,又懂运营的复合型人才太少见了,最离谱的是他居然只是一名普通的211本科生。”熊晓歌觉得他和郑文桐在今后在资本市场上碰面的几率无疑高了不少,毕竟这时的斜坡系已经算得上是资本市场新势力了......

    郑文桐不知道熊晓歌的想法,他正忙着和易中南谈近期的工作。

    易中南说:“每次来斜坡考察,总给我一种日新月异的感觉。”

    郑文桐说:“其实还是区里的政策比较好,街道方面也提供了不少便利。”

    易中南说:“你不用给我们戴高帽,我们的原则是不干涉企业的正常运营,不过同样也要防范金融风险,市里已经将史南翔桉列为典型,会重点检查一下互联网金融公司是否合规化经营。”

    “冯青松院长的内参文章,我这边也看过,字字珠玑,对解决互联网金融行业中的陈年积弊很有帮助,也提供了切实可行的建议。我这边注意到冯院长是斜坡公益基金会的监事,你们应该早就认识了吧?”易中南话有所指。

    “大学时我参加过校辩论队,冯院长是我们校辩论队的带队老师。我们斜坡投资的法务就是财大法学院毕业的,她向我推荐冯院长担任斜坡公益基金会的监事,我这才和冯院长熟悉起来。”郑文桐说。

    “我这边去燕京参加两会,文化.部的领导们也注意到微音上李子柒推广中华文化方面的贡献。你不要只记得推广老家的竹编,不妨让李子柒也做一期海派文化的专题。”易中南说。

    “这方面我也考虑过,目前浦海文化在影视作品中体现地越来越少,甚至连浦海话都没有存在的土壤。”

    “我们斜坡投资准备举办一个海派文化剧本创作大赛,奖励那些反映浦海本地风土人情的剧本,先考虑把剧本搬到浦海话剧艺术中心,再考虑将剧本制作成电视剧。”郑文桐说了一下草桉。

    易中南很高兴,表扬郑文桐,“你这个想法非常不错,剧本一定要优中选优,不要粗制滥造。等剧本拿出来以后,你再和浦海话剧艺术中心的胡兴林好好讨论一下,等话剧排练好了,我再和市领导们一起去验收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