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女王的愤怒

    “嗖嗖嗖!”

    破空声再次从身后传来,战马直接被射成了筛子。阿瑟身子就地一滚,停下的瞬间,唰的变出几个黑曜石,堆砌成掩体。

    “砰砰砰!”

    猛烈的爆炸声响起,阿瑟没有犹豫,立即点燃了信号弹。

    与此同时,手枪朝着掩体外胡乱发射一通,为信号弹的发射争取了时间!

    然而,信号弹仅仅飞升到半空,“噗”的一声,再次被眼球怪的射线击落。

    “嘎嘎嘎嘎!”

    不远处传来对面血肉怪物的狞笑声,笑声越来越近,阿瑟的心已经沉到了谷底。

    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逃命重要还是发送信号弹重要?

    自己还有多少时间犹豫?

    不行,如果自己不报信,主城危矣!

    就在阿瑟陷入纠结几欲发狂的时候……

    “砰——!”

    天空中亮起一朵五彩缤纷的盛大礼花。

    阿瑟的脸上陡然露出又惊又喜的神情,他的眼中爆出身材,拳头攥到发白,颤抖的吼道:

    “饱和式侦察,是饱和式侦察!别的侦察兵团把信号弹发出来了!!!”

    千里之外的城楼上,驻守的方块人看到一朵绚烂的礼花在天空绽放。

    “嗷呜,不错的礼花,真好看……就是有点吵。”

    方块人扭了扭方块脑袋,决定继续打盹儿。

    “砰!”

    结果被同伴一拳狠狠敲在钻石头盔上。

    “这是敌袭信号,蠢货,快敲响警钟,点燃狼烟!”

    “嗷呜,嗷呜,敌袭辣!”

    片刻后,万里长城之上,一座接着一座城楼的烽火被点燃,滚滚浓烟升腾起来。

    “青烽真墙”和“艾丽斯真墙”两堵高墙几乎是在几个呼吸间变得灯火通明,隆隆的警钟响起,成片的狼烟在天空联结成片。

    一支又一支部队集结起来,大批兵士涌上城墙的甬道。

    而陆念,已经稳稳的端坐西北侧的城楼高台之上。

    高耸的城墙下,是黑压压一片血肉怪物,和被拱卫在中间的律维塔。

    巨大的脑子内生出一个硕大的眼球,环顾四周,律维塔缓慢的移动身体,朝着回去的方向撤退。

    看到礼花的那一瞬间,它就明白过来,这次的奇袭已然失败了。

    它到现

    在也没明白,那小子究竟是怎么做到算无遗策,做事做到天衣无缝的。

    但现在既然已经失去先机,撤走是最理智的决策。

    律维塔不知道的是,

    陆念整整设置了13个侦察兵团,为的就是第一时间发现敌情,将威胁扼杀在摇篮之中。

    “脑花哥,你当这是你家啊,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高台之上的陆念手摇羽扇,满脸冷漠。

    血肉大军长途奔袭,既然被陆念发现了,他又怎么会这么轻易的放对方离开呢?

    “七大兵团,出!”

    伴随着陆念掷地有声的命令,震天动地的喊杀声瞬间响起!

    律维塔惊厥的回身,瞬间惊的整个脑子抖了三抖。

    只见地平线上,茫茫多的鬼魂和方块人大军朝着城墙方向冲来。

    这明摆着是要包饺子啊!

    “呼噜——!”

    律维塔立马召唤部队朝着城墙方向靠近,如此多数量的包抄部队,城墙防务必然空虚。

    当下的唯一机会是攻破城墙,进入“艾斯利真墙”内侧,而后徐图反杀的契机。

    然而就在此时,陆念兴奋的拿起手里的麦克风,搭配灵力释放,以绝对音量大声命令道:

    “神奇植物部队,全体都有,开始,发射!”

    “不放过一个敌人!”

    话音刚落,无数“嘟嘟嘟”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响起。

    铺天盖地的豌豆落下,搭配寒冰和火焰的属性,让血肉怪物们临死前也体验了一把冰火两重天的快乐。

    律维塔疯狂抽动着自己的触手,将一个个豌豆打落。有些触手被火焰豌豆烧没了,被寒冰豌豆射断了,他也毫不在意。

    丘脑中伸出的巨大眼珠死死盯着城墙之上的陆念,杀意如同实质般猛然轰出,砸在陆念身上。

    刹那间,陆念只觉得自己如坠冰窟。

    无限的恨意、怨毒、嫉妒等负面情绪充斥着灵魂,陆念身子不受控制的往后后退了几步。

    一个个过去的画面在脑海升腾,

    那些欺凌过自己的人、有过过节的家伙、喜欢耍小聪明坑别人的家伙……

    杀,杀,杀!

    把它们全部杀光!

    等等,我在想什么?

    短暂的清明在陆念眼中一闪即逝,陆念抓住

    机会立马拔出圣剑:

    “快给我净化,小提子!”

    被唤醒的小提子瞬间会意,一道圣光从天而降,给陆念直接来了发“醍醐灌顶”。

    几乎就是在同时,一道血红的光束猛烈撞击在陆念身上,将他整个人瞬间淹没。

    四周的将领、士兵、赶来包抄的大军,身形齐齐顿住。

    主将他,不会就这么被噶了吧?!

    静,

    死一般的寂静,

    烟尘散尽,一个半蹲的身影出现在城墙甬道之上,

    此刻陆念身上的圣盾已经崩溃成点点金光,随风而逝。

    而他本人,竟然在圣盾的保护下毫发无伤。

    堪堪赶到的虫族女王看到这一幕,猛吸了一口气。

    “还好,没出问题。”

    陆念身后,一团虚影伸展着雪白的双翼笑道:

    “放心吧艾丽斯,我不会让主教大人收到一点伤害的。”

    女王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圣殿天使,你干脆跟我算了,这么个人类可太废物了,一不小心就无了。”

    小提子掩嘴含蓄的笑道:

    “艾丽斯妹妹,有你在帮助主教哥哥,相信主教哥哥很快会在这次副本中成功取胜的。”

    话说完,小提子便化作点点金光消散在空气之中。

    两位夫人在不同维度战场的较量,陆念是一点都不敢插手,所以全程就跟只人畜无害的小绵羊一样,装傻子。

    不得不说,他现在有点想念那个活死人“老巫师”的变羊术了。

    “青烽你听见没有,我一个三百多岁的人她竟然叫我妹妹,叫我妹妹,你说句话啊,别给本王装死!”

    “呃,还在打仗呢,别闹。”

    “啊啊啊好生气,本王被压了一头,好生气!”

    虫族女王已经彻底陷入疯狂,这时,陆念眼珠子滴溜溜一转,指了指城墙下正准备开溜的律维塔,怒斥道:

    “都怪它,没有它小提子就不会舍身来救我,就不会压你一头,这狗脑子就是万恶的源泉!”

    律维塔伸出的眼珠子不敢置信的凸了凸,转动了半圈。

    一道空间涟漪传来,一个声音同时在陆念和女王脑海响起。

    “你们之间的事情与吾何干?”

    然而,被愤怒从昏头脑的女王已然不管不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