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日天河 作品

第330章 旧约重提

    “是啊,师兄,陆离欠我们灵石是真,这欠据也是真,难道我们的东西就这么没了不成?”

    “师兄,你是内门的主事弟子,我们不敢质疑你的决断,但若是想让我们三人将这件事就这么认了,我们三人却是不服,就算要找到长老面前,我们也仍是不服。”

    井风面色更冷,问道:“哦?你们想要如何?”

    还不等三人再说什么,李景云又上前一步,大声向着演武场内说道:

    “陆离不过就是欠了你们一百灵石而已吗?我替他还。”

    场中三人立即一顿叽叽歪歪,不同意李景云的话。

    说欠据中写得清清楚楚,是用天日剑来抵的,想用一百灵石糊弄过去可不行。

    此时李景云已经被这三人气得笑出了声,开口问道:

    “原本就是一百灵石的事,欠了一百灵石,还一百灵石还不行了,只能拿一件法宝去偿还?

    世上哪里有这样的道理?

    现在藏剑阁还没有关闭,你们三人用一百灵石去藏剑中换一件法宝出来我看看,这不是明抢是什么?

    诸位师兄,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规矩,这究竟是我鸣剑宗的规矩,还是落照峰的规矩?”

    除了场中的三人,其它人都不再言语,李景云的问话,孰是孰非他们自有分辨,这样的事情,的确是不占理。

    于是围观的弟子中便有人起头,说李景云说得对,渐渐其它的外门弟子也都齐声附和。

    看见火候已到,李景云看向了台上的井风。

    井风自然知道他的用意,不过他在心中对李景云倒也有了不错的评价。

    “欠据虽在,但落照峰的确没有这等不公之事,李景云若是能拿出一百枚灵石,那此事便就此作罢。”

    演武场中的三人,这回更是不满井风的话,虽然不敢直接反驳,但言下之意,是一会之后定然会去找阳熙长老,让长老评评理。

    井风现在真想一巴掌拍死场中的三人,这么点破事就要去找阳熙长老,这事道理已经摆在这里,找谁都是同样的结果。

    但若是真让

    三人找了长老,那他这个主事弟子在长老的心中,恐怕会落下个能力不足的印象。

    这三人真是个麻烦,只会到处招惹事非。

    井风刚想开口呵斥三人,却听见台下的李景云开口说了一句:

    “还一百灵石自是应该,但问题是,我没有一百灵石,请问师兄,这样又该当如何?”

    井风现在眉头已经皱成了麻花,他心想这李景云也不是省油的灯。

    “哦?你刚还说要替陆离还灵石,现在又说没有灵石,是在戏弄我吗?”

    李景云微笑说道:“师兄莫要生气,我有一个方法可以解决此事,请师兄稍等。”

    说完,他转向演武场中,对那三人说道:

    “灵石自然是我替陆离来还,但我现在没有,你们三人若是能等,那等我弄到一百灵石之后自会送上,在此之前,想要灵石也没有,不过……”

    他向陆离一伸手,说道“陆兄,天日剑借我一用。”

    陆离倒也没有犹豫,直接将天日剑送到了他的手中。

    他接过天日剑,继续对三人说道:“不过,我还有一个提议,那便是我与你们三人在演武场中再挑战一轮,若是我胜出了,那一百灵石与天日剑之事则就此作罢,若是李某不幸落败,那这天日剑,就送于你三人也无不可。”

    他这话一出,所有围观弟子,台上的井风,台下的陆离,还有场中的三人,全部愣在了当场。

    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李景云是在玩什么花样?

    之前绕了这么一大圈,竟然又绕了回来。

    这与之前跟陆离进行演武场挑战,有什么不同?不过就是换了一个人而已。

    陆离看向李景云的身影,眼中露出复杂的神色,但仅仅只有一瞬,之后便不再多想,现在这样的情形,他已经没有了选择,只能相信李景云。

    而场中的三人,则脸上露出了喜色,原本以为天日剑之事最终会以一百灵石收场,现在没想到这个杂役竟然自己提出了这样的解决方法,简直是天助他们三人。

    台上的井风虽然也吃了一

    惊,但他也算见过世面,不过他却是将李景云又上下仔细打量了一番,似乎是想将这个杂役里里外外看个透彻。

    场中为首之人,开口说道:

    “好,我们三人接受你的挑战,这是你自己找死,可怪不得我们。”

    说完,他又对身后两人小声说道:

    “一会儿不必留手,演武场的规矩是弟子之间不可伤及性命,但他不过是个杂役,我们出手狠一些,也不算犯了门规。”

    其他两人听见他的话,眼中立即放出光华,脸上露出了狞笑。

    李景云又转向井风:“师兄,可同意在下的提议。”

    井风盯着他,问道:“你可想好了?”

    李景云身子躬得更低了一些:“想好了,若有闪失,李某自当承担。”

    井风点了点头,一挥衣袖,示意李景云入场。

    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手持天日剑,慢慢地走到演武场中间站定。

    他看向场中三人,收起了脸上的笑容,表情变得冰冷了起来,“铮”的一声剑鸣,天日剑出鞘,被他拿在手中,剑指三人。

    此时三人已经排成了一条直线,为首的是持伞之人,这人面露狰狞之色,说道:

    “小子,自己要来送死,便也怨不得别人,那陆离之前败了,不过是失了天日剑,对你来说,失的却是性命,怪只能怪你运气不好,非要帮他强出头,一会我们会下手利落一些,让你死个痛快。”

    说着手中油纸伞的伞面浮起了一层乌光,这层乌光将三人身形罩在其中。

    李景云嘴角微微上扬,也不答对方的话,手中长剑在身前左右各划了一剑,斩出两道月牙形的剑芒,左面的一道细一些,右面的一道粗一些。

    两道剑芒一前一后,斩在油纸伞的乌光上,就像石头落入了泥浆之中,连个水花都没有溅起,便化于了无形。

    油纸伞下的三人,先还有些面容严肃,但看这两道剑芒威力不过如此,都露出了轻蔑的笑容。

    “哈哈,不过就是个杂役而已,就算有日剑在手,还能厉害到哪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