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海青天 作品

第407章 祭祖上香,矛盾一触即发

    尤其是今日上午他对葳蕤言之凿凿,忏悔之言宛如狠狠一巴掌狠狠扇在脸上,他做不到对锦绣不管不顾。明知是伤害与背叛,他还要继续,这一刻霍昌明自己都觉得无法原谅自己。

    霍昌明赶到公安局时,霍悦月正猩红着眼睛哭泣,父亲突然性情大变对她们母女不管不顾,数十个小时迷茫无助,哪怕父亲重新出现也无法消除她的害怕。

    霍昌明积极奔走想要将白锦绣救出派出所,柳延卿赶来省城,没多久白锦绣便被保释出来了。

    霍昌明曾经是柳家的儿子,在省城土生土长,虽然过去了十多年容貌发生了变化,依稀还有过去的影子。曾经的熟人见到了他都怀疑见鬼了,困惑许久,这个消息便被传回了柳家。

    父母在,家还在。父母不在了,家便不再是从前那个家了。

    柳家大伯、二伯等人找上了门,确认是小弟季晖后,兄弟之间老泪纵横。

    “既然还活着,这么多年你为何一直不回来,你知不知道母亲因为你的事情,伤心过度没两年便走了。”

    “这些年弟妹带着宗镇离开柳家,去乡下过日子,我们劝她回来什么话都说尽了,弟妹执拗十头牛都拉不回来,如今教的宗镇也和我们生份了。结了婚后他那个儿媳更是不将我们长辈放在眼里。”

    “回来了好,回来了好,高高兴兴的日子别说那些晦气的话。老四,我让你大嫂准备香火,明天回去给爹娘上一炷香,让他们在地底下也安心,你不知道娘去世时有多想你。”

    “这是弟妹和侄女吧,带她们一道回去带去给爹娘见见,毕竟是柳家的孩子,回来了也得上一炷香。”

    ......

    带回家给长辈上香便是承认她的身份了,一度跌入地狱,徘徊许久的白锦绣小小松了一口气。

    霍昌明有些犹豫,看着锦绣说不出残忍拒绝的话,心底对葳蕤亏欠、愧疚几乎快凝成实物了。他私底下想阻止,却被柳大伯几人给劝住了。

    “别的事情都由你,但悦月毕竟是柳家的孩子,难道你想她名不正言不顺。难道你不想让娘看看她,季晖你是不知道,自从你亡故的消息传回家,娘天天以泪洗面,娘若是知道你有了女儿一定会开心的。”筆趣庫

    霍昌明犹豫了。

    柳家

    之前被白丽华打压元气大伤,白丽华倒了,但柳家造成的伤害与损失是无可挽回的,职位降了,一个萝卜一个坑再升回去太难了。

    柳家老四柳季晖没死,柳家许久没有这么高兴的事了,亲戚朋友都传遍了。

    苏京墨他妈听说这消息后,兴灾惹祸的眼泪都出来了,“兰君雅,你也有今天!”

    守寡十多年,丈夫没死不说,还在外面逍遥快活成了一个家。

    哈哈哈,真是报应啊!

    苏母之前在柳母婆媳手上吃了不少亏,工作、颜面都因为这婆媳毁了,儿子、丈夫更是因此和她生份。

    如今有了报复的机会,苏母哪能放过。特意挑在祭祖前一天,打听清楚柳家住址,洋洋得意上门。

    最近柳家买了一个冰箱,姜老手上有一张票,柳宗镇出的钱。

    天气降温了,林千雪贪新鲜,正吃着绿舌头一样绿色的棒冰。迟迟眼巴巴看着,围着打圈圈,踮起小脚脚闹腾着要吃,林母削了一节黄瓜插上冰棒棍给她吃。

    排排坐的迟迟,看着妈妈的棒冰,然后又迟疑的咬了一口自己手上的,总感觉哪里不对。

    “迟迟的冰棍还剩这么多,妈妈的快吃完了。”林千雪咬完最后一口,晃了晃手上的棍子。

    迟迟立即啊呜一大口,心满意足,小小脑袋没有空闲时间分辨真假了。

    许久未见苏京墨他妈登门准没好事,林千雪将棒冰棍一扔,洗了洗手,“堂姐,今天哪阵风把你给吹出来了?”

    苏母看着迟迟手上的黄瓜假冰棍,还真是穷酸。

    “迟迟,你吃冰棍呐?”苏母凑近一看,“不是冰棍,是黄瓜呐?千雪,不是我说你,就算你再省也不用拿黄瓜糊弄孩子。

    如今儿子还没出生,就偏心的舍不得在女儿身上花钱了,一个冰棍才几个钱呐。”

    迟迟听懂了,她被妈妈骗骗了。看了看手中剩下的“冰棍”,又特意咬了一口,确认无误,立即闭眼干嚎委屈的掉金豆豆。

    “妈妈骗--妈妈骗--”

    林千雪,“......”

    想开叉车将姓苏的叉进垃圾堆里。

    “哦,不哭了,不哭了,妈妈吃的棒冰也是一样的,不然你给妈妈吃一口?”

    迟迟停止哭泣,大眼睛充满困惑,小胖手伸到妈妈旁边。

    林千雪闭眼咬了一口,

    “好吃。”

    迟迟雨转晴天,眉开眼笑的也咬了一口,含糊不清,“好痴--”

    “千雪,你这样要不得,怎么能够骗--”

    “闭嘴!”林千雪厉声呵斥,“堂姐,有空还是多管管自己,儿子二十好几都没成婚,再几年都奔三十成老光棍了。

    但凡你多花一点心思也不至于家不成家,成日里住在娘家你也不嫌丢人,柳家的名声都被你败光了,柳家那些还没成家的弟弟妹妹侄子侄女被你连累的婚嫁都困难,摊上你这么个亲戚,真晦气。

    自己日子过得乱七八糟还是别插手别人家的事,知道的晓得你没本事只是烂好心,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见不得人好成心搞破坏。”筆趣庫

    苏母气的一个仰倒。

    这人喝了毒药吗,说话这么毒!

    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苏母,晓得在林千雪手上占不到便宜。

    苏母脸色扭曲的深吸一口气,“小婶呢?我是来告诉小婶好消息的。”

    无事不登三宝殿,几次上门都没好事,林千雪直接听成找茬的了,“婆婆暂时没空,有什么事你和我说,回头我转告婆婆。”

    苏母有些遗憾,“小婶什么时候回来?”必须当着她的面告诉她这噩耗,看着她痛不欲生才行。

    “我不清楚。”这几日婆婆心力交瘁,躺在房间里休息,林千雪不愿意打扰她。

    “究竟有什么事情?我一会儿要烧饭了,没空闲时间陪堂姐说话了。”林千雪拍了拍迟迟,“去找外婆玩,妈妈去厨房给迟迟做好吃的。”

    迟迟一蹦一跳的走了,眼见林千雪不搭理她,苏母咬了咬牙有些不甘心,“原本想告诉小婶好消息的,可惜小婶不在家。小叔没有死,从外面回来了,家里欢天喜地,明天早上家里祭祖。一同回来的还有小叔在外面的爱人和孩子,毕竟是柳家的血脉也得要见见祖宗上一炷香。”

    “哐当!”一声,屋内有重物落地声。

    “你是说柳季晖要带白锦绣母女去祭祖?”林千雪声音透露出一股冷意。

    柳季晖结婚证上的爱人是柳母,柳家亲戚都知道。如今柳季晖死而复生却要带着白锦绣母女去祭祖,宣告她的身份。

    这让他人今后如何看待柳母?弃妇?下堂妇?置柳母于何地?此举无异于一巴掌狠狠打在柳母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