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重创剑圣

    一股荒谬的念头,不可抑制出现在众人心中。

    这光头农夫能号令戈隆本就离谱。

    最为诡异的是,这名农夫居然隶属苏立歌?

    你他妈的手下都有十八头戈隆之王了,哪怕独占一方区域当话事人都绰绰有余,却甘心在入侵者手下卖命,自立为王不香吗?

    哪怕带着十八头戈隆之王去游历和闯荡,那也是人生快事啊。

    这就很离谱。

    萨穆罗眼光闪烁,心思急剧翻转。

    他绝不相信这名光头农夫,拥有制霸十八头戈隆之王的力量。

    “这家伙一定是有什么依仗,或者侥幸获取了戈隆一族的某种至高信物,这才能让戈隆之王为其效力。”

    萨穆罗越看琦玉,越觉得这农夫平平无奇。

    众人都被十八头戈隆震慑住心神,却将关键点忽视。

    只要干掉这名农夫,这些戈隆必定失控。

    到时候场面混乱,说不定有机会一刀砍下苏立歌的头颅。

    想到就做!

    萨穆罗身躯缓缓退到众人之后,瞬间消失。

    “疾风步开启!”

    剑圣技能疾风步,瞬间隐身,略微增加移动速度,隐身破除后的第一刀增加攻击并有几率暴击!

    萨穆罗身体隐形,手握刀柄,用小碎步朝着琦玉前进。

    “老板,琦玉回来了!”

    苏立歌眼中满是欣喜,如今的琦玉与之前简直判若两人,

    不仅实力天翻地覆,而且整个人精神奕奕,就很自信。”

    此次琦玉前往刀锋山,遇到了什么,经历了什么,获得了什么,不得而知。

    但现在看到的转变,都是好的一面。、

    这就足够!

    “好好好,琦玉,我果然没看错你!”

    苏立歌说着抛出一根雪茄,琦玉接过后,很自然的叼在嘴上。

    就在这时,琦玉身后空气如水波般荡漾。

    萨穆罗凭空出现。

    随后跃步上前,以极其干脆的拔刀斩,反撩出一片炙热的火光,由下至上,要将琦玉劈成两半。

    “小心!”

    苏立歌一把推开琦玉,施展兽神斧技速度最快的一招,以攻代守,朝着萨穆罗头顶劈下。

    然而萨穆罗不管不顾,似乎打算以命换命,依旧保持凌冽的进攻之势。

    “他妈的,你想死老子成全你!”

    苏立歌潜力用尽,手中斧头化作流光,后发先至,在萨穆罗火刃长刀

    砍向琦玉之前,率先一斧头劈开了他的头颅。

    然而并没有利刃入肉的感觉,眼前的萨穆罗如同水泡般,啵的一声消散!

    “该死的,是镜像!”

    虎克在一旁吃惊大喊。

    剑圣的镜像技能,修炼到高深处,能幻化出三名一模一样的分身。

    这些分身同样拥有本尊实力,且招式技能丝毫不弱。

    除刚才苏立歌劈碎的一个镜像分身外,穆萨罗至少还有两名分身。

    话音刚落,仿佛印证一般,两名一模一样的萨穆罗出现在琦玉身旁。

    铮~的一声脆响,左边那位萨穆罗,使出迅如闪电的一记拔刀斩。

    右边那个萨穆罗则使出追风斩。

    这两招都是剑圣快刀当中的精粹,不但迅捷而且势大力沉,以剑圣超过五十级的转职者力量,即便对方是双层厚甲也能一刀斩开。

    而琦玉身上仅仅穿着件带有精灵风格的亚麻衫,面对这两招凌厉的剑招,他只有退!

    噔噔噔,琦玉一连退了三步。

    然而他刚刚站定,身后空气再次出现涟漪,又是一名萨穆罗出现。

    两个镜像分身,以及萨穆罗本尊,呈三角形将琦玉围在中间。

    三把火刃长刀,带着灼热且锋利的气息,朝着琦玉劈去。

    这三刀一刀比一刀快,一刀比一刀狠。

    匹练般的刀光迅捷、阴狠、致命。

    领地众人瞬间将心提到了嗓子眼,此时想要赶过去帮忙根本来不及。筆趣庫

    反观兽人和死灵联军,这些家伙一个个心神激荡,在萨穆罗出手的瞬间,便反应过来,这光头农夫是解除戈隆危机的关键。

    琦玉没有丝毫表情,满脸波澜不惊。

    这么近的距离,这么快的刀势,他根本避无可避!

    没有丝毫意外,萨穆罗连同两具镜象分身,共三柄火刃长刀重重劈在琦玉身上。

    一柄切腹,一柄斩肩,还有一柄重重劈向脖颈。

    随后噼里啪啦一阵爆响,火星闪烁,三柄火刃长刀如同劈在花岗岩上,陡然间崩成了碎片。

    “这怎么可能!”

    其余的兽人剑圣瞪大了眼,满脸不可置信。

    萨穆罗之所以是他们当中最厉害的剑圣,其标志性武器火刃长刀功不可没。

    这种以火岩钢为主体,按照兽人一族传统冶炼方法,制成的长刀极其锋利。

    其刀上激发的火焰

    还有破魔、灼烧、爆裂等附加属性。

    哪怕是真正的花岗岩,在三柄火刃长刀的合击下,也将被劈得粉碎。

    然而这个光头农夫,他居然连油皮都没红一点。

    “格鲁尔之灵!”萨穆罗艰涩地吐出了五个滚烫的字眼。

    别人没有看清,但作为攻击者,他刚才清楚看到,在火刃长刀劈向琦玉的瞬间,这家伙身上猛然浮现出一具微小的戈隆虚影。

    这道虚影极其稀薄,如同细纱一般。

    然而就是这么一层细细的光影,散发出的气息让萨穆罗心悸,并且仅仅是光影被动防护,便让火刃长刀玉碎。

    “无趣!”

    琦玉冷哼一声,随即右拳收缩。

    就这么一个简单动作,拳头的拉升让空气出现一股吸力。

    接着他一记简单冲拳,平凡无奇的拳头便占据了萨穆罗整个视野。

    感官被抽离。

    周围嘈杂的声音,腥臭的味道,到最后乃至自己的呼吸和心跳似乎都在离他远去。

    整个视线和精神上,只有越来越近的拳头。

    无法抗拒!

    “琦玉,留他一命,让他胆裂就行!”苏立歌的声音突然响起。

    然而现场嘈杂,特别是外围的矮人呼啸着跑来跑去。

    琦玉把苏立歌的吩咐听成:“让他蛋裂!”

    琦玉一拳将两个镜像分身打破,随后拳头去势不减,轰的一声,将萨穆罗真身击飞。

    平平无奇的拳头穿过萨穆罗双腿,狠狠轰在他双腿之间。

    咔嚓一声脆响。

    所有人下意识地把双腿夹紧。

    而萨穆罗更是有一种全身都飞起来的怪异感觉,那种痛彻心扉,痛到灵魂的剧痛简直无法形容。

    这一拳极其歹毒,无比下流。

    不仅让萨穆罗成功蛋碎,更是把要害揍进了腹腔里。

    痛,实在是太痛了!

    萨穆罗发出一声又尖又细的惨嚎,张口便喷出一道鲜血,身体骤然飞起七八米高,然后重重落在苏立歌面前,浑身抽搐,想要昏厥,但过于疼痛怎么也昏不过去。

    苏立歌嘴角歪了歪。

    “琦玉啊,我叫你打破他的胆,没让你打破他的蛋啊!”

    光头琦玉想了想,又是一脚踹在萨穆罗右上腹。

    噗~!

    萨穆罗一口鲜血喷出三米远。

    琦玉摸了摸后脑勺,抱歉地道:

    “老板,这家伙现在胆也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