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5章 他说他先娶一个人

    “时老爷子恐怕也不行。”澹台珏缓缓开口。

    “什么?”纪子晋一听到这话,脸上的神情顿时变得震惊起来。

    “看看念念跟我说,她想要快点举行婚礼,而且不需要那些繁复的程序,只想要请两家的人做个兼职就可以了。”澹台珏开口。

    纪子晋听到这里,也基本是认同了澹台珏的猜想。

    时家和澹台家两家联姻,像这样的盛事,就算时念初是个极度不爱热闹的人。

    但都没办法办得太过低调。

    可是时念初刚刚那么说了,很明显是出现了意外的情况。

    而这个情况就只能是时老爷子。

    “我上一次见时老爷子的时候,感觉他的身体还挺硬朗的,怎么会这么突然呢。”纪子晋还有点不敢相信。

    “老人的身体,最不能受的就是打击了,时瑾言的死应该让他很伤心。”澹台珏的声音也有些低。

    “那时小姐现在肯定很难过。”纪子晋缓声。

    澹台珏听到这话,目光不由的落到了桌上的手机上。

    时念初刚刚的声音听着就有些不太对劲。

    她现在,身边有没有人陪着?

    澹台珏这么一想,就再也住不住了。

    直接拿着手机站了起来。

    “我出去一趟,柯尔那边要是来电话了,你就说我有事情,回来了以后会再联系他。”澹台珏交代。

    “是!”纪子晋当即应声。

    时念初原本只是想要躺在床上稍微休息一下。

    可不知道怎么的就真的射了过去。

    但是睡梦中却一直都不是很安稳。

    梦里面总是有很多光怪陆离的怪物。

    她想要挣脱掉那些束缚,可不知道怎么回事,越是挣扎那些东西就困得她越紧。

    而就在她满头大汗的时候,一道温柔的声线却突然把她从梦魇中拉了出来。

    时念初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澹台珏,还以为是出现幻觉了。

    “我这还是在梦里?”时念初的声音嘶哑的厉害。

    “不是,我是真实的。”澹台珏抓住了时念初的手,轻轻的放在了自己的心口。

    掌心下是健硕而又有

    力的心跳声。

    “你怎么突然来了?”时念初到这个时候才相信面前的人是真实的。

    “我有点不放心你,所以就过来看看。”澹台珏抽出纸巾轻轻的擦拭掉了时念初脸上的薄汗。

    “做噩梦了吗?我刚刚看你睡得特别不安稳。”澹台珏声音轻轻柔柔的。

    “你知道了?”时念初并没有回答澹台珏的问题,而是反问了他一句。

    虽然时念初这句话里并没有透露任何一点有用的信息,但是澹台珏知道她在问什么。

    “我刚刚听你在电话里说结婚的事情,我就已经猜到了。”澹台珏也没有隐瞒。

    时念初听到这话,只觉得心里瘀堵得更厉害了。

    然后将头轻轻的埋在了澹台珏的肩膀上。

    “爷爷的身体其实一直都是很硬朗的,如果……如果没有二哥的事情,他肯定不会现在就……”

    时念初说到这里就有点说不下去了。

    她是一个医生,很清楚一个生命走到了尽头会是什么样的状态。

    “爷爷的年纪大了,总会有离开的那一天,念念,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他毫无遗憾的离开。”澹台珏抱住了怀里的人。

    “我一直都知道他的心愿,他希望我能够早日成家,希望有人可以分担我肩上的重担,”

    “所以我才会这么仓促的提出要举行婚礼,你应该不会怪我吧?”时念初询问。

    “你这是什么话?我怎么可能会怪你呢?你是我的妻子,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你的爷爷就是我的爷爷,我会让他相信,我能够护好你!”澹台珏脸上的神情认真无比。

    “……嗯!”时念初重重的点了点头。

    澹台珏说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他。

    时念初也就真的什么都不管了。

    甚至连时家这边的人,都是澹台珏亲自去通知的。

    大概是因为大家都心知肚明,所以没有一个人拒绝这门婚事。

    就连时父时母,都连夜飞了回来。

    婚礼的事情就这么被提上了日程。

    但是时念初基本上不用参与,所有的时间都

    用来陪伴时老爷子了。

    一直到半个月后。

    澹台珏那边告诉她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准备妥当了。筆趣庫

    时念初当即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时老爷子。

    他那天晚上开心的都吃了半碗饭。

    家里的人,脸上也都洋溢着笑容。

    只是每个人都知道,这喜悦的下面,掩盖着的是一触即破的悲伤。

    时念初结婚的那天早上。

    时老爷子一大早就起床了。

    而且精神看上去特别的好。

    甚至脸上都多了几丝红润。

    他穿着一袭崭新的中山装,拄着拐杖进了时念初的房间。

    时念初此时正在妆发。

    她看到时老爷子进来的那一刻,下意识的就想要站起来。

    然而时老爷子却只冲她摆了摆手。

    “你就乖乖做好,你今天可是要做最漂亮的新娘,绝对不能为了我这个老头子耽误了。”

    听着时老爷子这话,时念初就只得乖乖坐好。

    任由身后的造型师给自己化妆做头发。

    而时老爷子则静静地坐在一旁等着。

    等到时念初做好全部的妆发,又换上婚纱以后,这才缓缓的走到了时老爷子的面前。

    “爷爷,你觉得好看吗?”时念初张开双手,跟时老爷子示意了一下。

    “很好看。”时老爷子用力的点了点头。

    “你二哥那趟出发之前,曾经过来找过我。”时老爷子突然提起了时瑾言。

    时念初听到这话的时候,脸上的神情不由一顿。

    但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然后缓缓的坐到了时老爷子的身边。

    “二哥过来找你说了什么?”

    自从时瑾言出事以后,大家对于他的名字都是避而不谈的。

    这还是第一次,时念初跟家里面的人谈起时瑾言。

    “他跟我说,他想要娶一个人。”时老爷子缓缓道来。

    “那个臭小子,怕我不同意,所以提前过来跟我打招呼。”

    “你说他是不是多此一举?我什么时候在你们人生大事上使过绊子了?”

    “那小子还不相信我,生怕我刁难了他未来的媳妇。”时老爷子说到这里的时候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