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8章 守活寡

    云染尘呼吸窒在喉咙里,脖颈被掐的生疼,恍惚能听见能听见自己喉咙骨破碎的声音,她条件反射的去抓齐心芷的胳膊,尖尖的指甲刺入齐心芷的胳膊!

    齐心芷只觉得胳膊一疼,垂眸望向已经被她掐的快要断气的云染尘,理智终于战胜了愤怒,松开了手。

    云染尘逃脱生天,捂着喉咙喘一口粗气,顾不得喉咙剧痛,也顾不得自己面纱还没戴好,手脚并用的就往外爬。

    这是个煞星!

    她得逃!

    齐心芷望着云染尘的动作,眼底闪过一丝蔑然之色。

    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她才不想跟云染尘这等蠢货合作。

    她冷冷的道,“云染尘,你想治好你的脸吗?你难道不想让云染风付出代价?”

    云染尘其实已经碰上了车门,只要她微微用力,即便不能推开车门,也能让外面的人知道她遇到了危险。

    她是六皇子妃,再不受宠也是主子,外面的人绝对不可能让她受伤。

    可齐心芷的话像是一根针,直直戳进了她的心口,她霍然回头,望向齐心芷,“你说什么?”

    话音未落,外面人到底还是听见了几分动静,恭谨道,“皇子妃?”

    齐心芷扫了眼过去,又朝云染尘一抬下颚,示意她先将外面人打发了。

    云染尘抿了抿唇,忍着喉咙的疼,扬声道,“我没事。”

    她刚才被掐的狠了,即便刻意力持镇定,可声音里沙哑也掩不住。

    外面几人对视一眼,“皇子妃,不如奴才进去……”

    话音未落,便见两只玉杯自车里砸出来,一前一后,恰好落在他们脚边,显然车里人是动了真怒了。

    “滚开!都给我滚远点!”

    外面众人对视一眼,碍于车里到底是皇子妃,默默往后退了数步。

    云染尘捂着喉咙自外面收回视线,抬眼望向齐心芷,道,“你刚才说什么?”

    齐心芷好整以暇的收回手,刚才云染尘砸了一个玉杯,另外一个玉杯便是她砸出去的,她拍了拍手上不存在的灰尘,微微一笑,“我可以帮你恢复容貌。”

    云染

    尘呼吸一窒,死死盯住齐心芷,眼神焦灼而急切,像是草原外的孤狼,“你说什么?”

    齐心芷微微一笑,声音里含着几分蛊惑的意味,眸光微挑,一字一句的道,“我帮你恢复容貌,你帮我对付云染风,我要云染风死。”

    云染尘心口一紧,但她还是有几分理智的,低声道,“就凭我们两个?你在云染风手上吃的亏还不够吗?”

    之前她们两人那般合作,还有暗影盟相帮,最后还是让云染风逃了出去,如今齐心芷就是个丧家之犬,云染尘如今虽是六皇子妃,但身边连一个得力的心腹都没有,若再无六皇子的重视,她就是一个摆设,一个空架子。

    “怎么,你怕了?”

    齐心芷轻笑了声,“云染尘,你被她害成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连六皇子都嫌弃你,甚至都不肯带你进宫,你若进不了宫,你就永远是困在六皇子府的金丝雀,谁都能逗一把,谁都能欺负……你甘心?”

    云染尘猛地握紧拳头,指尖刺入掌心,尖锐的疼痛像是刺入心口,疼的厉害。

    她怎么能甘心?

    可如今连娘都死了,谁还能挡在她前面?她若真的惹恼了云染风,她真的怕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云染尘死死盯住齐心芷,“我自然不甘心,可我也不相信你有把握,现在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萧瑾暝心里只有云染风,他根本不在乎你,没有萧瑾暝,你就是撑不起来的傀儡。”

    “云染尘,你少拿话来激我,我现在就想要云染风死,我就问你愿意不愿意做。”

    齐心芷冷冷一笑,“我撑不起来,你身后不是有六皇子?只要你恢复了容貌,得了六皇子的恩宠,到时候你便是堂堂正正的六皇子妃,云染风说到底也只是郡主,论品级论地位,随便找个由头,你便能碾死她!”

    云染尘呼吸陡然急促起来。

    齐心芷说中了她的心事。

    她当初费尽心机的嫁入六皇子府,不止是对六皇子情根深种,更是想成为人上人。

    “云染尘,你我都知道,萧瑾暝

    现下已经封王,现在朝野之中,他的声势最高,云染风与萧瑾暝站在一起,就是挡在六皇子与你面前的绊脚石,有他们在,你以为六皇子当真能够如愿登上皇位?”

    “云染风一死,就是在萧瑾暝心口上戳上一刀,到时候他心神不稳,你们大可以顺势打压他,只要萧瑾暝撑不起来,朝中诸皇子,还有谁是你们的对手?只要六皇子登上皇位,你才是真真正正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云染尘呼吸有些不稳了。

    不过她到底还有几分理智,她望向齐心芷,“一日夫妻百日恩,你到底跟萧瑾暝做了这么多日的夫妻,又是同门师兄妹,他若登基为帝,你即便做不了皇后,也能捞个嫔妃当一当,你放着荣华富贵不要,来帮我们?”

    齐心芷冷冷一笑,“萧瑾暝为着云染风,将我关在山里,存心是想将我困死在山里,就算他登基为帝,也不可能让我出去,我又何必帮他?”

    她一边说着,一边瞥了眼云染尘,轻笑了声,“怎么,不信?你见过还是完璧的嫔妃吗?”

    云染尘立刻听懂了齐心芷的言下之意,倒抽一口冷气,“你嫁入奕王府这么久,萧瑾暝居然都没有跟你……”

    “这一切都拜你那个好姐姐所赐!”齐心芷终于变了脸色,“如果不是因为她,我怎么可能落到这个地步!你知不知道什么孤枕难眠是什么滋味吗?你知道我明明嫁人了,却一直都得守活寡的滋味吗?你知道个屁!”

    云染尘像是被触碰到了什么心事,脸上血色褪的干干净净,死死捏紧自己的衣摆,几乎是要将自己的衣摆给扭成了麻花。

    齐心芷盯住云染尘的动作,眸光一闪,忽的反应过来,唇角勾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她慢慢的道,“我错了,看来,你还真的懂,也是,六皇子那般挑剔的人,总不会委屈自己的。”

    “怎样,你到这个地步了,还想继续忍着吗?”

    云染尘微微闭眼,终于轻轻点了点头。

    即便是跟恶鬼做交易,她也心甘情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