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僵尸爱人(6)

    谢池被周佟那声惨叫给吓醒了,  睡得还有点儿迷糊,发现自己还在走廊上磨蹭,  也没觉得有多古怪,道:“哥,  我们去会会她。”

    谢星阑想起自己神不知鬼不觉的杰作,声音里透着点儿愉悦:“好。”

    此时朱曼房间内。

    [我丢我弟刚起来你给我看这个??]

    [毛茸茸好可爱]

    [周佟不会要凉吧]

    [不会,  他不是有保命buff么,我见过的]

    [据说有副作用?上次用完我看他都虚成那样了]

    背上毛发摩挲的刺痛感令周佟面色如土,  他上当了!朱曼不是人!他就不该一个人来!他太急进了!

    陆闻他们就住在隔壁!只要他叫一声他们就会来救自己!

    周佟想呼救,  却无法出声,电光火石间,尖利的爪已经刺破他汗涔涔的皮肤。

    濒死的一瞬间,周佟再也顾不上巨大的损失,  开启了buff。

    浑身的精血开始灼灼燃烧,皮肤瞬间烫得像在开水里滚过,精神和体力在短短几秒内迅速攀升,周佟一下子挣脱了“朱曼”的控制,  甩开了她搭在自己背上的手。

    “朱曼”显然没想到到嘴的猎物突然跑了,暴怒之下,  扑上去想拽回周佟。

    她的爪子抓上周佟后背,周佟惨叫一声,  忍着皮开肉绽的剧痛,  破窗而出,  从客栈二楼摔下,  跌进了客栈院子里,刚巧撞上了那具阴森的铜角金棺。

    [没劲]

    [就说不可能这么容易死了]

    [好狼狈啊真丢人,取关了]

    “朱曼”已踩上窗沿,准备去追周佟,门外却倏然传来了男人低沉的声音:“朱曼,你在吗?我可以进来吗?”

    “朱曼”动作一滞,横波流转的眼里闪过几分狡猾,那个跑了就跑了,她一时半会儿也追不上,这儿还有个来替他死的。

    [他来送死的嘛我去]

    [听见周佟惨叫他不跑也是牛逼,脑子坏了吧]

    “朱曼”低头望了眼院子里的铜角金棺,面上闪过大悲大喜,过了今晚,她就不用再潜伏在这群臭道士中,等俞郎苏醒,她就能……

    外头谢星阑等得不耐烦,直接抬脚破门而入。

    屋子里并没有人,谢星阑四处看了看,刚要走到破开的窗边,两只胳膊突然从背后伸来,紧紧搂住了他。

    谢星阑脸色霎时阴沉得吓人。

    对谢星阑来说,他自己是没有身体的,他现在用的是小池的身体,这朱曼等于是在抱着他的小池。

    [故技重施耶]

    [周佟都能被整的那么狼狈,这个小哥哥,啧啧多半要凉]

    [他为啥那么凶,背后是美女啊喂]

    谢星阑撂开朱曼的手,冷冷道:“滚。”

    仿佛朱曼的手是什么脏到不能再脏的东西。

    “朱曼”满脸错愕,万万没想到这个人类对她完全没有一点欲念,好胜心作祟,她笑得越发明艳动人,蛊惑道:“你看我的眼睛。”

    但凡欲起,就会为她所控,半点动弹不得。

    谢星阑似笑非笑,对上她微微带着点红光的眼,对视两秒,配合地定在原地。

    “朱曼”自以为成功,迫不及待地扑上去,那人却突然抬脚抵住她,从道袍宽大的袖口里掏出一面八卦。

    刺目的镜光陡然照到她脸上,“朱曼”的真容瞬间被照出,她白皙的脖颈上,长得根本不是人头,而是密布红色皮毛的……狐狸头!

    狐狸脸一半溃烂,它整个头都瘪了下去,似乎是被什么狠狠砸的,白白的脑浆还糊在脸上。

    [卧槽狐狸精!女演员是死了么?]

    [恶心啊啊啊日]

    [不是她为啥要上人身啊,和主线有关么]

    “为什么?!”狐狸精眼里闪过怨毒,显然没想到自己百试百灵的魅术竟然会失效,反被个人类算计,显露出了真容。

    这次说话的是谢池,他耸耸肩,表情有些无辜:“不好意思,我是基佬。”

    狐狸精:“……”

    [???]

    [我就说他和陆闻多半是真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是基佬]

    谢池微微一笑:“你看我的眼睛。”

    狐狸精一愣,忍不住照他说得那么做了。

    谢池趁她发愣,一把握住她的左手抬起,那里伤口仍未愈合,被他这么一弄,源源不断的鲜血从手腕上眦出,也就几秒钟功夫,那只手已经鲜血淋漓。

    朱曼手抖,因为她割腕了,她的手有伤。

    谢池愣了两秒,意识到什么,脸色骤变:“血!”

    [什么血?]

    [朱曼为啥割腕啊……有点看不懂剧情]

    [卧槽血!我有个不详的猜测……人血换鸡血]

    [卧槽!!!]

    谢池飞速瞥了眼院子里的铜角金棺,心中催促道:“哥,你快上!”

    谢星阑刚应声,“砰”的一声,房门被踹开了。

    陆闻听见动静赶来,瞥见狐狸头人身的鬼东西向谢池扑去,目眦欲裂:“谢池,你快跑!”

    谢星阑:“……”这逼好烦。

    陆闻立马提剑攻上,和狐狸精缠斗到一起,一时未占上风,倒也没出现败势。

    谢池心道:“哥,棺材,墨斗有问题,人血。”

    谢星阑瞬间领会,这里一时半会儿有陆闻,问题不大。

    狐狸精抓向陆闻后背,谢星阑随手将自己领的桃木剑掷了出去,帮他格挡了下,自己从二楼破窗一跃而下。

    [卧槽???这是二楼啊!!!]

    [周佟都摔了个半残他这……]

    陆闻满脸错愕地看着他人跳下去,失神间,还被狐狸精抓了下,这才定神专注眼前。

    这里动静极大,附近的越修明等人很快赶来,越修明肉痛地掏出一张符,咬破自己的手指,飞速在上面鬼画,然后在陆闻打斗间隙,顺利将符贴上了狐狸精的身上。

    符咒上红光闪烁过,狐狸精如遭重击,从朱曼身体里遁了出去,一眨眼不见了,朱曼整个人迎面倒地,生死未卜。

    [我记得越修明的符好像是一次性消耗品?]

    [效果还可以的]

    陆闻飞速蹲下去探朱曼鼻息,凝眉冲众人摇头。朱曼早在不知不觉中被杀死了,没狐狸精附身,她就是具尸体。

    同为炮灰的几人眼里闪过惊恐,他们卑微如蝼蚁,之后未必比朱曼死状好。

    这边谢星阑从二楼跳下,往棺材边疾驰而去,还未走近,已听得周佟一声惨叫,不知是何原因。

    周佟看过谢池上部的表现,知道他能打,眼底微微闪烁后,立马朝他这边踉跄疾奔,仿佛背后有什么追着他一般。

    谢星阑眯了眯眼,那具棺材并没有动静,仍好好的躺在院子里,可……

    谢星阑低头看了眼八卦,莲花瓣缩进去了。

    莲溪道长说,方圆一里内有未被镇压的僵尸,莲花瓣就会缩到镜子后,所以要么是八卦坏了,要么……

    谢池:“哥,离棺材远点。”

    此时二楼众人已下到院子里,谢星阑不动声色地后退两步,并给陆闻使了个眼色,陆闻不明就里,仍照做。

    玄诚道长急匆匆赶来:“怎么回事?!”

    陆闻言简意赅地和他讲了讲。

    玄诚道长大惊失色,忙拨开众人往棺材前去,谢星阑拉住他:“别过去。”

    玄诚道长板下脸:“让开。”

    谢星阑皱眉不松,玄诚道长直接从袖中掏出捆尸索捆住了他的手。

    谢星阑懒得自讨没趣。

    玄诚道长冲过去,仔仔细细检查了下棺材上的墨线,确认没一处地方漏弹后,才彻底松了口气:“幸好棺材没出纰——”

    他话音未落,身后厚重的棺材板突然炸开,一只密布褶子的手向他脖颈掐去。

    “小心!”对面众人惊呼,脸色煞白如纸。

    一只僵尸从棺材里飞速跳出,发灰发硬的脸在月色下瘆人,浑浊的眼里闪过几分人类的狡猾。

    他刚才是在伪装!

    蓝绿色的指甲刺破玄诚道长的肌肤,玄诚道长到底非常人,反应极快地反手抱住身后僵尸,使劲往上提,想要将他摔爬下,但他明显低估了这只僵尸的重量,他这么做反倒更方便僵尸将指甲刺入他的肩胛骨。

    玄诚道长一声惨叫,僵尸眼看就要咬向他的脖子,谢星阑不确定npc死了对剧情有没有影响,正准备出手,边上陆闻非常大力地把他推了回去,谢星阑满眼惊愕,一时躲闪不及,踉跄了下才堪堪站稳,皱眉道:“你搞什么?”

    老是坏他计划。

    陆闻已然冲了上去,回头吼道:“你别逞能,这儿不需要你,边上呆着去,我保护你!”

    因为时间紧迫,他语气显得十分刻板强硬,俨然是关照老弱病残的语气。

    谢池和谢星阑:“……”

    谢星阑:“还上么?”

    谢池思忖两秒:“再等等,先管玄诚。”毕竟陆闻认死理,他真怕哥哥上了被陆闻不由分说打回来。

    [这个哥哥刚从二楼跳下来,没事]

    [我隐隐有个不好的猜测]

    [前面所见略同]

    有了陆闻和其他几人的加入,玄诚道长很快脱离了僵尸的钳制,狼狈地逃到一边,被换回来的谢池扶住。

    那边另外几人还在和僵尸激战,谢池飞速替玄诚道长检查了下伤口,面色微变。

    玄诚道长的肩胛骨位置和脖颈靠锁骨位置都有三个洞一样的伤口,显然是之前僵尸的三指刺进去造成的。

    伤口周围却并没有流血,反倒呈现异样的粉红色,谢池按了按,坚硬无比。

    《僵尸手册》上写了,被僵尸咬到或者手指伤到,伤口呈粉红色,坚硬无比,这是中了尸毒,如果不加遏制,很短时间内,人就会变成僵尸。

    僵尸的僵,顾名思义,是僵硬的意思,玄诚道长现今伤口僵硬,谢池用那么大力去按压,他都丝毫没有痛感,伤口周围的血液已经完全凝固。

    玄诚道长面色煞白,吼道:“别管我!”

    寻常尸毒,只要用糯米捂住伤口,后几日多泡糯米水,并不停地运动活血,就问题不大,可这只僵尸非比寻常,玄诚道长知道他多半必死无疑,无暇顾及自己,强撑着站起,向几位弟子扔去捆尸索。

    捆尸索,可限制僵尸行动。

    陆闻和越修明一人接过捆尸索的一头,对视一眼,纷纷后退一步,将捆尸索拉直。

    僵尸要跳向陆闻,被捆尸索给弹了回去,但也只是停顿了一两秒,就又朝陆闻扑去,这次他攻的更急,似乎被弱小的蝼蚁的反抗举动激怒。

    玄诚道长急得满头大汗:“糟了!”

    这只僵尸太过强大,连普通僵尸怕之又怕的捆尸索都只能限制他一两秒。

    越修明如法炮制,再次画符,一跃贴在了僵尸头上,僵尸果真不动了。

    他万分得意地冲众人笑:“没事了——”

    下一秒,僵尸头上那张符崩裂碎成屑状,僵尸再次向越修明抓来。

    一张符,竟只能抵挡僵尸两三秒。

    越修明面色如土。

    “屏住呼吸!”暂时无法镇压,玄诚道长只能设法让弟子们保命。

    谢池掩住口鼻,单手翻找糯米,抓了满满一把,给了玄诚道长个眼色,让他忍着别呼吸,将糯米死死捂上了玄诚道长的伤口处。

    玄诚道长瞬间痛到几欲昏厥,那原本颗颗白亮浑圆的糯米,眨眼功夫就变得焦黑,在玄诚道长伤口处冒黑烟。

    只有糯米对僵尸造成的伤口有效。

    照谢池的脾气,玄诚道长自己不听人言,死了活该,要不是剧情npc,他一定非常乐意见死不救。

    躲在众人背后的周佟,一手捂住口鼻,一手悄悄捂住了自己右手大臂位置的伤,那里衣服撕破,伤口粉红,呈三个洞状。

    [卧槽!!周佟被僵尸抓了,是刚才掉下来的时候么]

    [他刚才干嘛不说啊,他什么意思]

    周佟悄悄将衣服往下拉了拉,焦灼万分。

    刚才他摔在棺材边,一只僵尸手突然从棺材板和棺身里探出,抓上了他的大臂,幸亏他反应快,不然就得被拉进棺材。

    他拍过僵尸片,对僵尸所知甚多。他的半只胳膊已经开始僵硬,这是中了尸毒的征兆,最多一两日,如果找不到僵尸血或者僵尸牙粉解毒,他就会彻底变成僵尸。

    寻常僵尸毒易解,这只僵尸太过强大,要解毒,非僵尸血和僵尸牙粉不可。

    他不能被其他人发现,他人缘一直不好,要是还中了尸毒,随时可能变成僵尸咬其他人,更会惹人唾弃,他们丢下自己走了都是有可能的。

    周佟暗暗攥紧手心,告诫自己要冷静,他还没死,这事儿还有转机,npc玄诚道长也被僵尸咬了,只要他们能制住僵尸,他们肯定会想办法救玄诚,到时候自己未必没机会活。

    [这种队友好恶心啊,不顾你死活,就仅我一人好]

    [周佟不一直都这样么你又不是第一次看他拍片]

    [换你你会说?换位思考下好伐?]

    众人屏住气,僵尸感受不到人气,瞬间没了目标,东嗅嗅西嗅嗅,他显然是拥有了非比寻常的智慧,知晓众人就在他身边,只是他看不见,所以他并未离开,而是在近处缓慢游走。

    他料定这群人憋不住一会儿就会换气,到时候……

    短暂的一分钟过去,越修明憋不住气了,眼底暗芒闪烁,陆闻和他不一样,陆闻有血统加持,天生屏气能力强于常人一倍不止,他却不行。

    僵尸再次转身,脸堪堪擦过越修明的鼻子,浑浊的眼、尖利的獠牙近在咫尺,越修明吓得心脏都停了,他憋得脸通红,额上冷汗直流,僵尸却丝毫没有走开的意思。

    越修明脑中警钟大作,离那么近,再过几秒,他就会因迫不得已的换气,而被僵尸发现咬住脖子。

    越修明转过头,瞥了眼同样努力憋气濒临崩溃的陌生男演员,心道了声对不住,突然抬脚重重踢向他。

    男演员被攻击,捂住口鼻的手顿松,反应不暇,吃痛惊呼,瞬间松了气,僵尸有了目标,离开越修明的位置,朝倒在地上的男演员扑过去,咬上了他脆弱的颈子。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男演员倒地不动了。

    众人对越修明的举动都看在眼里,愤懑不已,要不是僵尸在,陆闻恨不得杀了越修明。

    趁这当口众人皆换气,越修明感受到了众人指责的目光,嗤笑:“我不这么做,你们能换气?憋久了你们也会这么做。”

    另两个炮灰暗暗挪到了陆闻身边,远离越修明。

    屏气并非长久之计,众人额上冷汗直流,腿紧张得打颤。

    谢池招呼完玄诚道长后,谢星阑懒懒站起,走到陆闻跟前,伸手道:“桃木剑借我耍耍。”